紅色文旅:浴火重生、鳳凰涅槃,英雄的 人民創造英雄的歷史--牢記蘇區精神、遵義會議精神、長征精神
文:中旅旅行營銷事業部 周田甜 圖:中旅旅行創新業務部


苟壩會議遺址

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陳毅率紅四軍主力向贛南出擊,隨後與從井岡山突圍出來的紅五軍主力會合,並向閩西發展。

1929年12月,轉戰至閩西古田的紅四軍召開古田會議,一致通過了毛澤東起草的《古田會議決議》,確立了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原則,使軍隊浴火重生、鳳凰涅槃。如今的古田小鎮,從空中俯瞰依然能一眼捕捉到那處古樸的院落,「古田會議永放光芒」八個大字熠熠生輝。無數遊人慕名而來,在小鎮無處不在的紅色文化中接受心靈的洗禮。

古田會議後,紅軍和革命根據地逐步發展起來。1930夏,全國已有十幾塊農村根據地,紅軍人數約7萬人,連同地方武裝共約10萬人。這讓國民黨統治集團惶恐不安,從1930年10月起,蔣介石集中兵力發動數次大規模的「圍剿」。

在根據地不斷發展壯大的情況下, 1931年11月於江西瑞金舉行第一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宣佈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毛澤東當選為主席。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實行工農兵代表大會制度;發佈懲治貪污浪費行為的訓令和120多部法律、法令;積極進行經濟建設,努力發展文化、教育事業。「蘇區幹部好作風,自帶乾糧去辦公。日穿草鞋幹革命,夜走山路訪貧農」的民歌在蘇區傳唱開來,也將「堅定信念、求真務實、一心為民、清正廉潔、艱苦奮鬥、爭創一流、無私奉獻」的蘇區精神流傳至今,深入人心。


圖1-2:遵義會議會址;息烽集中營紀念館

1934年10月,在國民黨軍隊的進攻下,中央蘇區被壓縮到僅剩瑞金、宁都、于都的狹小區域。紅軍被迫進行戰略轉移,從江西瑞金開始長征。

10月16日晚,中央紅軍在于都河以北集結完畢,準備渡河。當地百姓幾乎把家裡所有可用的木料、繩索都送出來幫助架橋, 8.6萬名紅軍渡河的幾天幾夜裡,浮橋下午搭、第二天早上拆,反復多達15次。守口如瓶的34萬于都人民還為紅軍安置了6000多名傷病員,補充了9700余名新兵,而這一切都源於蘇區精神帶來的血濃於水的深情。如今的于都縣,在昔日的三個渡口建起了「長征大橋」「紅軍大橋」和「渡江大橋」,于都縣博物館(即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紀念館) 保存著上千件革命文物,每件文物背後都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

在長征初期,「左」傾錯誤仍然支配著黨和軍隊,渡江後,中央紅軍和中央機關人員銳減到3萬餘人。直到1935年1月,紅軍攻克黔北重鎮遵義,一個決定党和紅軍命運的轉捩點終於到來。

當時遵義城中最好的房子是黔軍師長柏輝章的公館,黨中央在這座二層小樓裡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一群平均年齡34歲的年輕革命者們腳步沉重地走進會場,進行了三天激烈的「交鋒」,結束了「左」傾教條主義錯誤路線在中央的統治,確立毛澤東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在極端危急的歷史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86年後的今天,我們走進遵義會議紀念館,從會議會址、紅軍總政治部舊址、紅軍警備司令部舊址等11個場館陳列中重溫歷史,讓「堅定信念、實事求是、獨立自主、敢闖新路、民主團結」的遵義會議精神跨越時空、永放光輝。

遵義會議後,擺脫了錯誤羈絆的紅軍,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搶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征服皚皚雪山、穿越茫茫草地、突破重重封鎖,實現了空前的戰略大轉移。1935年10月,行程二萬五千里的中央紅軍到達陝甘寧地區。次年10月,以紅軍一、二、四方面軍在甘肅會寧和將台堡地區會師為標誌,紅軍長征結束。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們,從課本上、紀念館裡瞭解那場無畏犧牲的遠征,「平均3天發生一次激烈的大戰、平均每300米就有1名紅軍犧牲」,這些數字背後是無數偉岸的豐碑,是「堅韌不拔、自強不息、勇往直前」的長征精神。

英雄的人民創造英雄的歷史,回望八十多年前的苦難和輝煌,牢記英雄們用生命和鮮血鑄成的蘇區精神、遵義會議精神和長征精神,進行今天的奮鬥、開闢明天的道路,「藍圖已繪就,奮進正當時」!


圖1-2:陝甘邊照金革命根據地紀念碑;發揚照金精神,傳承紅色基因

鏈接

1、古田鑄軍魂 星火耀神州

——江西于都/瑞金福建古田閩西革命聖地黨史學習教育五日

2、燎原星火路 重上井岡山

——江西井岡山/東固革命根據地紀念館/渼陂古村黨史學習教育五日

3、走進紅色照金 感悟先輩偉業

——陝西西安事變紀念館/渭華起義紀念館/薛家寨革命舊址/陝甘邊革命根據地照金紀念館黨史學習教

育三日

4、回望革命聖地 追尋紅色記憶

——貴州遵義會議舊址/婁山關戰鬥遺址/花茂村/苟壩會址遺址/四渡赤水紀念園/息烽集中營舊址黨史學習教育四日

連絡人:中旅旅行創新業務部紅色旅遊中心余軍花 010-85227778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