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 變化與成長


秋水共長天一色(首爾中心 沙敏 攝)

韓國隔離記

2020年7月,我被派到韓國簽證公司工作。班機抵達首爾之後,入境隔離成為我海外抗疫生涯最難忘的體驗。

通關後,在韓國疾控官員的帶領下坐上隔離大巴離開機場,前往首爾市的一個集中隔離點。隔離點是位於江南九老區的一家二十多層樓高的酒店,算衛生、乾淨,整體相當於國內三星級酒店的標準間。窗戶的玻璃有一扇可以向左拉開三四十公分,讓被隔離者可以呼吸一點外面的新鮮空氣。大巴抵達後,被隔離人員下車排隊有序進入,填表、下載、安裝、註冊「自我診斷」APP(韓國疾控部門的APP), 之後接受咽拭子和鼻拭子核酸檢測採樣,檢查護照發鑰匙卡,我第一個完成這些手續。

每日三餐由專人定時送到房間門口的小凳子上,自己開門取餐。取餐時我一般提前戴好口罩,把門推開25度取餐,然後快速關門,謹防病毒飛入。三餐都是韓式套餐盒飯,米飯、泡菜、湯、礦泉水每餐標配,另有菜、肉等。


憧憬(珀斯中心 閆棟 攝)

整個隔離週期號稱十四天,實際是十四夜十五天。期間我一直在十一層一個面積十多平方米的房間裡面,每天可以遠端工作,收回郵件,開電話會議,並自學韓語,偶爾跟家人和親朋好友微信視頻。隔離房間裡面最吵人的是廣播喇叭,那是疾控部門每天向被隔離者傳遞信息的唯一渠道。入住後第十二天半夜, 我突然被刺耳的喇叭連續廣播嚇醒,「Floor fourteen,Go back your room!!」原來是十四層有被隔離者違規偷偷開門跑到樓道遛彎兒, 被值夜班的工作人員通過中控監視屏發現。第十四天下午,一個全副武裝的疾控工作人員給我測體溫,確認了符合如期解除隔離的條件。第十五天清晨,我辦理解除隔離手續,韓國同事開車來接我,車被指定停在地下停車場的專用位子,人不可以下車,工作人員查驗後幫我拿行李到車上。車開出地下車場後,我搖下玻璃,深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望著漢江兩岸摩登的高樓大廈,「韓國,我來了!」(韓簽公司 陳育章)

祖國給海外華人孩子上的最好一堂課

2020年伊始,當全世界大部分人都尚未從新年的宿醉中蘇醒,一個顯微鏡下尚五彩斑斕的全新病毒正悄然改變著我們井然有序的生活。

儘管一年已經過去,但病毒並沒有消失, 瑞士仍處于聯邦政府的收緊管控政策下,且由於病毒的變異,入境政策也調整為最新的最嚴規定。回顧這一年,我幾乎全年宅家,承受著各種擔驚受怕,孩子也耽誤了一部分課程,然而,祖國卻用全球最佳的防疫成果給海外成長的華人孩子們上了最生動的一堂人生課。


雨後彩虹(溫哥華中心 田強 攝)

疫情期間,每天晚飯後跟孩子一起看關於疫情的新聞和視頻幾乎成了我們的固定節目, 很多時候,並不需要我多說什麼,孩子們就自有判斷。

面對社區小夥伴「你不出來玩是因為你是中國人,你有病毒嗎?」的質詢,孩子沒有意料中的生氣,只是回答:「我是中國人,但沒有病毒,我現在待在家裡,是為了在瑞士的每個人, 回家好好問問你們的爸爸媽媽吧!」

瑞士直到今年1月25日才開始要求所有小學4年級以上的兒童在學校佩戴口罩。在此之前, 孩子就在家做了很多口罩,並在出門的時候佩戴,且每次都自覺使用消毒液洗手,和當地孩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當孩子們看到中國政府給鐘南山、陳薇等人頒授榮譽的儀式時,看到武漢金銀潭醫院的張定宇院長上臺領獎時,女兒感動得哭了。她說,在中國,他們會用全部去救別人, 在這裡,為什麼讓有些人戴口罩都這麼難呢?

祖國用行動和事實給海外的華人孩子們上了一堂最好的課,讓他們看到了中國人的團結, 中國人的實幹,中國人的效率,理解了中國人的智慧、中國人的文化和中國人的情懷。(蘇黎世中國簽證中心 高馮菲)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20年初,我從北京輾轉德國回到瑞士首都伯爾尼駐地。其時,國內疫情剛剛開始, 在德國轉機時,看到繁忙如常的法蘭機場,心中感慨萬千,當時我在手機備忘錄裡寫了一句話:記住此刻,加油武漢,加油中國!

相較嚴防死守的我,絕大部分歐洲人當時的生活一派祥和,並無「疫情」緊迫感。回到駐地後,我主動開始了為期20天的自我隔離。等我出了隔離期,稍感安心時,病毒已經偷偷從意大利進入了瑞士,瑞士正進入了「疫情時代」。當時兩家中心還在營業,面對種種媒體信息衝擊和防疫物資短缺,我夜不能寐,開始神經衰弱。

關鍵時刻,簽證部和事業群的領導與我們歐洲幾家簽證中心的同事們一起召開了視頻會議,領導人性化的關懷和對我們的鼓勵,使我意識到必須做出改變了。步入中年的我,準備積極運動以改變自己的精神狀態,決定逼迫自己跑步。第一次,躲著人群,鑽進伯爾尼市中心的森林公園,量力而行,努力跑了3公里,氣喘吁吁,全程心率基本在160-170之間。開始的一個月,為了保護膝蓋,儘量控制自己的體態,步頻,速度,每三天跑一次,每次只跑3公里左右。隨著持續有規律的運動,感覺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有了很大改觀,失眠也改善了。後來,我逐步加大了運動量,到了2020年冬天, 每次都是跑11-12公里,心率基本維持在140- 150之間,然後做一組HIIT,偶爾做一組腹肌鍛煉。加之夏天開始的控制飲食,到了2020年國慶日,我的體重從原來的75公斤減到了60公斤。整個人比原來瘦了一圈,但是很健康。規律持續的運動帶給我個人從未有過的改變,不再擔心神經衰弱,整個人對工作生活都有了從未有過的信心。(瑞士伯爾尼 李越)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