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中旅》月刊那點事
文:上海 董偉中


多年以前,一位朋友打來電話,說他去北京出差,在入住的酒店裡,發現客房的床頭櫃上有本叫《中旅》月刊的雜誌,拿起來隨便翻翻,居然在裡面看到了我寫的文章。我掩飾住得意,向他介紹說,這本裝幀精美,使用繁體字,總部設在香港的《中旅》月刊,辦得非常出色,我在上面設有專欄,每期都有文章發表,隨便寫寫,不足掛齒。這種看似輕描淡寫卻又不無誇張的口氣,在故意抬高《中旅》月刊檔次的同時,也順便炫耀了一下自己。不過這段話並無不實之處,只是我沒進一步告訴他,其實這是一本企業集團的內部刊物,你之所以能看到,是因為你下榻在這家集團所屬的酒店裡。

如果說當年我對《中旅》月刊的介紹帶有過於強烈的情感色彩,是因為我正不斷在月刊上發表文章,有借機拔高自己之嫌的話,那麼,在時隔多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會以同樣的熱情看待這本雜誌,並真誠希望它越辦越好。因為,我與《中旅》月刊的結緣,讓我受益匪淺。

在過去相當一段時期內,我偶爾會寫一些短小的文章,談不上是對文學的追求,只是喜歡把自己的讀書心得或者瞎琢磨的事情碼成文字,完全是出於興趣。我從未想過投稿,這也許是基於我對自己的文字功底缺乏自信的緣故。儘管我也曾有過一些小文章見諸本地報刊,那只是業內朋友的人情,沒被我當回事。必須承認,對於寫作,我原本沒有持之以恆的願望和動力。2011年,公司把我一篇為讀書活動交差所寫的書評送到《中旅》月刊上發表, 讓我十分驚喜。也就是通過這篇題為《做精英,不做人精》的文章,我認識了月刊主編王玉華女士,她讚賞我的文筆,希望我為月刊撰稿,我欣然答應。為此,我特意在網易註冊了博客,寫文章發佈到自己的空間,編輯部上網挑選、審核,覺得合適,就直接下載刊發,這樣就避免了投稿後不被採用的尷尬。沒料想,我與月刊由此開始的合作,整整持續了四年,期間,我在月刊上發表了46篇隨筆文章,近20萬字。

回想我與月刊合作的那四年,頗有感慨。為了兌現每月一稿的承諾,促使我不得不適時更新博客,仿佛有種任務在身的感覺。於是,同樣的看書,觀察生活和社會現象,以及對往事的回憶等等,對我來說,都有了與之前不太一樣的專注度。哪怕一些原本看似不起眼的點點滴滴, 也會讓我習慣性地從不同的角度加以思考,自覺不自覺地去發掘題材,尋找靈感,隨後把所思所想形成文字。在那段時期,寫作,以及惦記著寫作,儼然成了我生活的日常。發稿量多了,好評也不少,這使我在享受寫作帶來樂趣的過程中,也增強了信心。毫不誇張地說,有了月刊這個平臺,才有了我堅持寫作的動力;由於堅持了寫作,我的生活有了更加豐富的色彩。由此,我與月刊合作的那段美好時光,會令我長期回味。

行文至此,我突發奇想,如果把我發表在月刊上那20 萬字的文稿,加以修改整理,彙編成冊,自費出書,我這輩子不就也算有著作問世了嗎?這個意義豈不更大?書出版後,如果僅在熟人圈內免費贈送,對擴大書的影響太過局限,為此,我擬在網上採取史上最豪橫的營銷手段,每購一本定價25元的書,附贈一瓶68元的進口紅酒,保證供不應求。至於成本核算,則不在我的顧慮範圍,為了實現我著書立說的夢想,為了給人們補充精神食糧,也為了我與月刊的合作有個更加完美的結局,這樣的投資,值得!

( 作者曾為中旅員工, 現已退休)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