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以民宿金融為突破口打造特色精品銀行的思考
文/圖:河南 李海峰


山下民居民宿

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國慶黃金周,雲台山又一次驚艷亮相,以8天接待46萬人次遊客的驕人業績,連續5次被CCTV新聞頻道報道。10月7日,中央電視台朝聞天下欄目以《特色民宿美了鄉村富了百姓》為題對修武民宿進行了專題報道,焦作中旅銀行修武支行鼎立支持的民宿終於開出了絢麗的花朵。

一、修武縣民宿的基本情況

修武縣作為焦作市轄區6個行政縣之一,縣域旅遊資源豐富,2016年2月,入圍「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名單,旅遊已成為修武的經濟支柱。2019年至今,修武縣委縣政府提出以美學引領促全域旅遊發展的思路,在全國尚屬首次。

修武民宿從雲臺山周邊服務區發展而來。目前共有旅遊綜合服務區5個、餐飲門店30家,土特產及便民服務超市50餘家,小商品零售攤點138家,家庭賓館388家,總計房間數6143間,床位13603張。可同時容納15000餘人住宿、就餐。帶動8000餘人就業,全鎮80%以上農戶從事旅遊相關產業,人均純收入2.5萬元。

二、焦作中旅銀行修武支行民宿金融的具體做法

在實際業務發展過程中,支行根據修武民宿不同發展歷史階段,根據民宿經營戶對金融的不同需求,我們採取了不同的措施。具體為:

根據修武民宿的發展有不同的階段,支行將其定位為修武雲臺山民宿1.0版、2.0版、3.0版、4.0版。

在1.0階段(大約在2013年至2015年),幾乎100% 的農家樂均是在自己的宅基地上改建,經營的餐飲及山貨也多為自給自足後多餘的參與經營。

在2.0階段(大約在2015-2017年),也是原來經營農家的客戶因為生產經營以及競爭需要對自家農家樂進行升級改造。

在1.0和2.0階段,民宿經營形式90%以上是在自家宅基地上進行的農家樂吃住需求,金融需求往往就是改建、裝修、進貨等小額信貸需求,金額一般在10-100萬元之間,以50萬元左右最為常見,擔保方式多以自家宅基地做為抵押,由相關親朋進行擔保。結算需求主要是刷卡、收單需求及少量的現金服務。

在3.0階段(大約在2018年-今),在民宿所有權、經營權、收益權上出現了一些變化,一些專業類的民宿酒店公司以不同的形式進入修武雲臺山民宿參與或主導經營, 出現了多種合作模式,個人與個人合作經營、公司與個人合作經營、公司與村集體進行合作經營、眾籌及村集體合作經營。

在民宿3.0階段,經營戶的金融需求出現了變化。首先是民宿經營戶的發展品牌化、高端化、審美化,金融需求升級。信貸需求額度增多,由原來的平均50-100萬元增加到200萬元左右,甚至有的需求達到1000多萬元(比如朴居湖畔,貸款需求1200萬元);二是出現了幾家農戶聯合經營模式,土地房屋都是各自的宅基地,但聯合經營,相對應地出現了民宿拼盤貸款需求;三是公司+ 農戶、個人+農戶、公司+村集體、眾籌的網紅民宿綜合體等經營模式導致的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分離以及集體建設用地入市的滯後,對現行貸款抵押方式提出挑戰。

在4.0階段,就是未來的民宿發展趨勢,目前表現為頭部企業對民宿、旅遊進行綜合開發與綜合經營。

在實際操作中,我們採用了信用評估+政府管理+星級評定的民宿授信基本模式。我們在傳統授信模式的基礎上,將貸前調查風險關口前移,將傳統的授信調查與政府管理相結合,採取整村授信星級評定的模式,將經營情況、征信情況、鄰裡關係、治安管理、遵紀守法、尊老孝親、是否黨員、一票否決等村規民約項目納入評分,極大地降低風險係數。


時下的民宿比較受歡迎

三、正在積極探索新的授信模式

(一)信用評估+政府擔保性文旅基金

對於在民宿3.0版階段出現的一些新的經營模式,以及集體建設用地入市面臨的實操問題,對於公司+農戶、個人+農戶、公司+村集體、眾籌的網紅民宿綜合體,此類民宿經營大多市場化、公開化,運營相對規範,抗風險能力較強。針對此類客戶,擬採取信用評估+政府擔保性文旅基金模式。

經和縣政府溝通,擬成立擔保性質的文旅基金,由政府出資成立政府擔保性文旅基金,擔保基金放大倍數為1:8(或1:10),擬對政府引進或取得政府認可的新型民宿經營體採取准入制,由政府推薦,我行放款,風險由政府及我行承擔,原則上承擔比例為7:3,對土地房產的抵押採取公證抵押方式和政府信用背書方式,股東及配偶提供連帶責任保證。貸款金額根據實際經營情況一戶一議,期限一般為3-5年,利率為較優惠利率(目前為5.5%)。

(二)信用評估+民宿協會種子基金

民宿發展到一定階段,民宿協會或類似於民宿協會的民間組織會應運而生。最瞭解客戶的是經營同類生意的客戶,最瞭解客戶的是朝夕相處的協會。

類似于政府的擔保性文旅基金模式,民宿協會種子基金由協會成員自籌組成種子基金池。種子基金放大倍數為1:8(或1:10),由協會內客戶自願組成種子基金抱團小群或全體大群,協會內客戶風險共擔,利益共享,在征信良好的框架下,批量辦理協會內民宿貸款。由於此風控模型是基於對民宿協會的信任,同時也基於協會內部自我篩選、過濾,存在著一定的道德風險。因此,在實操中, 同樣要追加宅基地公證抵押和同類別的經營戶擔保,作為風控的緩釋措施。


雲上的房子

四、關於民宿金融風險的一些思考

(一)由於民宿產業是近年來興起的一種業態,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服務不充分不平衡之間的矛盾」,但必竟處於發展的初期,其生命力和持續能力有待市場和時間驗證。

(二)民宿只是旅遊鏈條中一個非常具體的業態,產業結構比較單一,綜合抗風險能力受整個旅遊行業影響較大。如果遇到自然災害、突發事件、重大市場變化、景區興衰等,區域民宿業乃至整個民宿行業往往會出現一定程度的群體性波動。比如2020年的疫情影響,前幾個月民宿經營曾出現斷崖式下跌。

(三)民宿集群內部群體性信用觀念也會對區域內民宿群體造成一定影響。比如:區域內如果局部信用出現問題,個別經營戶出現信用風險,往往也會對區域局部的群體信用造成負面影響。這一點也需要在經營過程中進行注意和規避。

以上是焦作中旅銀行修武支行在民宿金融上的一點初淺的探索。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

( 作者現供職于焦作中旅銀行修武支行)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