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鐵路、滇藏鐵路沿線主要旅遊資源稟賦的市際差異分析
文:顏琪 楊魯川 王玉潔


川藏鐵路、滇藏鐵路沿線旅遊資源十分豐富,尤其是沿線地區獨特的地理環境和歷史文化,催生了數量眾多、類型豐富、品質優異、典型性強、保存原始的旅遊資源, 而這些旅遊資源是沿線地區旅遊業發展的基礎性條件, 其空間分佈對旅遊生產力佈局和旅遊流結構有著深刻的影響。因此有必要在鐵路通車前,加強對沿線地區的旅遊資源稟賦進行定量綜合評價和區域間的橫向比較,有利於更好地分析各地區旅遊資源分佈存在的優劣勢。

一、研究方法與數據來源

(一)指標選取

本文在《中國主要旅遊資源賦存的省際差異分析》《中國主要旅遊資源的省際比較研究》等已有研究的基礎上,結合鐵路沿線旅遊資源的特點,選擇世界遺產地(R1)、國家風景名勝區(R2)、4A級以上旅遊景區(R3)、國家森林公園(R4)、國家自然保護區(R5)、國家地質公園(R6)、國家公園(R7)、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R8)、國家歷史文化名城(R9)、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名村(R10)等三類十種品牌旅遊資源作為衡量指標,其中R1至R3為綜合類旅遊資源、R4至R7為自然類旅遊資源、R8至R10為人文類旅遊資源。上述十種主要旅遊資源名錄中,有不少資源是重合的,例如甘孜海螺溝擁有5A景區、國家風景名勝區、國家森林公園、國家地質公園等多重「身份」,而這種重合正是旅遊資源品位高或多宜性的客觀反映。

(二)計算方法

為科學比較不同地域的旅遊資源,消除人口、面積因素對旅遊資源評價產生的誤差,在採用絕對數量這一量化指標的基礎上,還採用人均擁有量、地均擁有量的綜合密度指標計算相對豐度。計算公式R=Q/ ,式中,R表示地區旅遊資源的相對豐度,Q是各地區各類旅遊資源的擁有個數,S為所在地區的面積(萬平方公里),P為所在地區的人口數(千萬人),即用各地區各類主要旅遊資源擁有量的地均擁有量、人均擁有量來表示一個地區的旅遊資源相對豐度。

同時採用位序得分法來評價各市(州)的旅遊資源的豐富程度。位序得分法計算方法與步驟如下:1.先查找出沿線12個市(州)10種品牌旅遊資源的絕對數量,再根據各地人口和面積,計算出每種資源的相對豐度;2.將各市每種資源的絕對豐度、相對豐度按數值大小排列,得出各市(州)每種資源的位序;3.根據位序得分法公式, 計算出各市(州)每種資源的數量序位得分(W1)和相對豐度得分(W2);4.最後根據每種旅遊資源的位序得分,計算每類旅遊資源位序得分總數及主要旅遊資源位序總得分。旅遊資源位序得分計算公式:Sij=N+1-Qij。式中,Sij為第i市第j種旅遊資源的位序得分,Qij為第i市第j種旅遊資源的位序,N為區域總數,本文為12;公式中i的取值範圍為1、2、3⋯12;j的取值範圍為1、2、3⋯10。

(三)數據來源

本文數據主要來源於《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世界遺產目錄》《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第一批至第九批)》《2015年全國自然保護區名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名錄》《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名村目錄》《四川旅遊年鑒2018》等公開資料。


二、旅遊資源豐度的市際比較

本文按照上述研究方法,採取絕對豐度和相對豐度來分別衡量沿線地區旅遊資源的絕對量和相對量。

表1的相關數據表明,各地區主要旅遊資源的絕對豐度與相對豐度的位次大多數情況下排序不一致。從絕對豐度來看,成都、大理、昆明的旅遊資源最為豐富,尤其是成都在絕大多數品牌資源中都名列前茅,其國家風景名勝區、4A級以上旅遊景區(占整個區域的比例分別為31.25%和34.62%)遠高於其他城市。從相對豐度來看, 西藏4個城市的資源絕對豐度處於中下游水平,但因人口因素的影響致使它們在部分品牌資源的相對豐度排名靠前。從品牌資源的類型齊全度來看,成都、拉薩是少數擁有9個品牌資源的城市,甘孜、成都、大理、麗江擁有8 個品牌資源,雅安、迪慶擁有7個品牌資源,上述區域旅遊資源門類相對齊全,可能更有利於地區旅遊資源的綜合開發以及旅遊經濟的綜合發展。

三、旅遊資源位序評價的市際比較

為更加清楚地反映出各地區旅遊資源的總體情況, 根據前文的計算方法,通過絕對豐度和相對豐度的相關數值,測算沿線各個城市每種品牌旅遊資源的位序得分及最終的各城市資源位序總得分(詳見表2)。

從綜合類旅遊資源來看,沿線12個城市綜合類品牌旅遊資源的得分相差較大,最高與最低相差44分。成都綜合類旅遊資源得分為67分,排名第一位,屬綜合類競爭力最強型旅遊資源,其世界遺產、國家風景名勝區、4A級以上旅遊景區的絕對數量都位居第一。麗江、迪慶、昆明、甘孜、拉薩依次排名第二至第六,屬綜合類競爭力較強型旅遊資源。山南、楚雄、林芝、昌都分別位居第9位至第12位,屬綜合類競爭力較弱型旅遊資源,但需特別說明的是,部分地區擁有獨特的資源優勢,由於目前區位、交通、配套等制約因素,一些潛在資源還未得到充分評估和開發,尚未轉換為品牌資源,導致在本研究評價體系中的得分偏低。

從自然類旅遊資源來看,沿線城市自然類品牌旅遊資源區域差異比較明顯,最高與最低得分相差40分。大理得分最高,擁有國家森林公園和自然保護區的數量最多。拉薩、林芝分別排名第二、第三,究其原因是它們自然類資源較為齊全,加之人口的影響導致其相對豐度數值的上升。昆明與林芝並列第三,其境內擁有最多數量的國家地質公園和較多的自然保護區。成都的國家森林公園的數量排名第三,但自然保護區的數量少,且由於人口和區域面積的影響,導致其相對數量分值的下降。山南各資源的絕對數量稀少是影響其資源優勢的一個主要原因。

從人文類旅遊資源來看,沿線城市人文類品牌旅遊資源區域差異仍然比較明顯,最高與最低相差41分。大理得分最高,其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名村等絕對數量指標排名都是前二。成都擁有的人文類旅遊資源的絕對數量高於大理,但由於人口的影響,導致其分數略低於大理。拉薩排名第三,主要原因是其人文類旅遊資源數量較多,且擁有相對豐度的排位優勢。昌都、迪慶有兩項品牌資源的空白,導致排名墊底。

從位序總得分來看,第一名至第十二名的順序是: 大理、成都、拉薩、麗江、昆明、雅安、甘孜、迪慶、楚雄、林芝、山南、昌都。


四、結論與討論

從本文選取的主要旅遊資源指標體系分析看,鐵路沿線主要旅遊資源地域差異非常明顯。從地域上來看,四川區域和雲南區域的品牌資源豐度明顯高於西藏區域的品牌資源豐度。具體來看,成都、昆明、拉薩的綜合得分較高,資源相對豐富,且擁有形成旅遊優勢產業的區位和市場條件,是沿線地區旅遊發展的三個核心門戶城市;大理、麗江綜合得分分別位列第一和第四,其旅遊資源類型豐富、品位高、地域組合好,成為了具有競爭力的旅遊目的地。雅安、甘孜等7個地市得分排名相對靠後,但也擁有獨特的資源優勢,例如:全區域僅有迪慶與雅安擁有國家公園品牌資源,林芝享有西藏唯一一個自然類5A級景區,甘孜的綜合類與自然類資源數量排名靠前且擁有集多品牌於一體的海螺溝,楚雄擁有「恐龍化石」「臘瑪古猿」「元謀人」等特色資源,昌都擁有以千年古鹽田為代表的優質資源,山南享有羊卓雍措為代表的自然類旅遊資源等。這些地區可借助區域旅遊可進入性改善的機遇,加強以市場為導向的旅遊資源互補性、差異化開發,成為沿線地區旅遊發展的核心支點。

由於資料有限,本文沒有把尚未轉換為品牌資源的旅遊資源納入評價體系,缺乏對潛在資源的客觀評估,可能導致部分資源富集地區的得分偏低。同時,沿線地區地理地貌特徵特殊,大多地區海拔較高、生態脆弱、保護紅線多,本文未充分考慮資源的有效性和可轉化性。此外, 本文選擇的指標幾乎都是官方評定的品牌資源,缺少市場導向的品牌資源(例如「遊客最喜愛的景區/目的地」等)。後續可在指標體系完善方面作進一步研究,從而更加全面地衡量沿線地區旅遊資源的賦存情況。

(作者顏琪現供職于集團戰略投資和企業管理部;楊魯川現供職于沙坡頭旅遊景區;王玉潔為自由職業者)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