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深層次思考
文:深圳 孔德元 圖:網絡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發以來,對世界政經及地緣政治格局,我國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各方面、各行業形成了全方位、連鎖性、擴散式的嚴重衝擊和影響。當下最為熱議的話題是新冠肺炎疫情到底能帶來多大的影響,會不會改變歷史的走向,會不會爆發全球大危機、大蕭條?我們集團應該怎麼辦?筆者在歷史經驗和專家觀點總結基礎上,嘗試對以上問題做出初步解答。

一、疫情會不會改變歷史的走向

(一)歷史上影響人類文明進程的嚴重傳染病

研究資料顯示,在新冠疫情之前,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六次影響歷史進程的重大流行病。總體來看,疫情規模越大,持續時間越長,改變歷史進程的可能性越大。一是公元前430年雅典瘟疫。雅典和斯巴達戰爭開始後不久出現,持續5年,死亡人數可能高達10萬人,直接導致雅典的戰爭實力大幅度下降,整個希臘開始由盛轉衰。二是公元165-180年安東尼瘟疫。歷時5年,將近500萬羅馬帝國的公民喪生。這次瘟疫後,整個羅馬帝國動盪加劇,且由於人們對病毒的恐懼,才使得基督教快速流行。三是公元541-542年查士丁尼大瘟疫。這場瘟疫(可能是鼠疫)中,拜占庭帝國超過10%的人口死亡,皇帝本人也被感染但倖存下來。雖然這場疫情被撲滅,不過此後鼠疫還是定期發生,帝國也隨之衰落下來。四是公元1346-1353年黑死病。黑死病消滅了當時歐洲一半以上的人口。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讓歐洲的大小王國失去了對蒙古大軍的抵禦能力,蒙古大軍長驅直入一直打到維也納城下。這場瘟疫直接導致歐洲農奴制被廢除,推動了文藝復興,塑造了近代歐洲。五是16世紀美國瘟疫。美國瘟疫是由歐洲探險家帶入北美洲的一系列疾病,這些疾病包括天花、流感等等。在一個世紀的疾病傳播過程中,西半球超過90%的土著人被殺死。這些疾病幫助西班牙、英國、法國、葡萄牙和荷蘭的殖民者在西半球迅速站穩腳跟。六是公元1918-1920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有5億人感染,有1700-5000萬人喪生。西班牙流感爆發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各國軍隊讓病毒快速擴展到全世界。流感大爆發成為壓死第一次現代經濟全球化的最後一根稻草。

(二)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影響

截至4月2日,新冠疫情已造成全球超過100萬人感染,超過5萬人死亡。科學研究發現新冠病毒的傳染力不亞於流感,而死亡率遠比流感要高。如果疫情得不到及時有效控制,很有可能會在全球感染數千萬人,造成數百萬人死亡,成為人類進入新世紀以來影響最大的一種傳染病。

目前,新冠疫情已經引發了一系列次生問題:一是新冠疫情刺破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累積的全球貨幣泡沫,造成需求嚴重萎縮、供應鏈阻斷,加劇經濟衰退、企業倒閉及工人失業,導致世界經濟低增長甚至負增長。二是美國政府啟動史無前例的救市措施,美聯儲不惜破壞獨立性原則,「零利率+無限量寬+直接購買」為市場提供資金,將增加政府負債率,加劇市場的脆弱性,導致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化,或在將來引發更大的危機。三是疫情按下全球化暫停鍵,各國「閉關鎖國」,全球產業鏈硬脫鉤,加劇逆全球化的趨勢。四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指責別國,爭相甩鍋,轉移矛盾,意識形態衝突激烈。

來自世界各地多位知名人士普遍認為,新冠疫情不僅會給全球秩序帶來長期的經濟影響,而且會導致更為根本性的變化,全球政治、經濟格局將因疫情重新洗牌。新冠疫情將使互利共贏的全球化進一步消退,世界將不再那麼開放、繁榮與自由,迫使政府、企業和社會加強長期應對經濟孤立的能力。新冠疫情將持續抑制經濟活動並加劇國家間的緊張態勢。也有專家認為,疫情會使從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轉向更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

二、疫情會不會導致大危機、大蕭條的爆發

自第一次工業革命以來,因為疫情直接導致全球性的經濟危機尚無先例。新冠疫情的「世界大流行」,疊加金融市場、原油市場的劇烈震盪,還有全球範圍被動的「閉關鎖國」,有人擔心世界將爆發類似1930年代的大蕭條及大動盪。對此,經濟學家的觀點不一。

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認為,世界經濟已經邁入全面衰退期。其核心理由,一是疫情已經使中國經濟受到較大的衝擊,而中國是世界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二是全球各類先行指標創歷史新低,特別是全球PMI指數急劇下滑,已經說明各類需求出現了急劇收縮;三是全球股市大動盪引起的投資下滑和需求收縮,基本耗盡了去年世界經濟增長的基礎;四是多數計量模型的測算表明,當前世界經濟增速已經步入負增長區間。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盛松成教授認為不會走向大蕭條。理由如下:首先,美國已經有如何調控經濟危機的經驗;第二,和1930年代不同,現在的信息透明度和傳播速度比以前要快50倍到100倍,幾秒鐘、一分鐘之內,全球都知道疫情、金融市場等發生什麼情況;第三,科技的發展,如國內提出的「新基建」,以新技術代替傳統產業,從多方面促進經濟穩定。這些都表明了經濟不會再次陷入像大蕭條一樣的狀態。

筆者認同的基本判斷是,疫情仍在全球發展,這是評估最大的變數。任何評估都會根據對疫情發展的不同假設做出樂觀、悲觀和中立三種場景的出現概率。目前來看,對經濟影響的深度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經濟衰退的程度取決於疫情持續時間,如疫情跨年則可能趨向蕭條,我們要動態關注和分析。

三、對中國旅遊集團持續健康發展的啟示

(一)危機挑戰是新常態

旅遊業易受疫情、恐怖主義、政治動盪、自然災害等突發事件影響,若再考慮經濟週期性的影響,面對的各種危機呈現常態化的特點。這是影響集團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居安思危是各級管理者必須保持的恒常心態。

從國內資料看,根據魏小安梳理,中國旅遊發展四十年以來已經歷了10次衝擊,平均四年一次,可以說衝擊常常有,危機時時產生。從國際資料看,世界旅遊及旅行理事會(WTTC)發佈的全球旅遊業危機研究報告稱,流行病暴發已成為新常態,類似H1N1的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估計在450億-550億美元之間。疫病的平均恢復期為19.4個月,時間跨度為10個月到34.9個月。

(二)增強抗風險能力至關重要

從需求特點分析,按照馬斯洛理論,旅遊屬於人們較高層次的需求,不是人們的剛性消費需求,詩和遠方只有在衣食和安全無憂的前提下才會出現。新冠疫情期間旅遊全面停擺,糧油、食品類銷售增長的情況也驗證了旅遊消費非剛需的特徵。

從產業層面分析,旅遊業從整體來看是吃、住、行、遊、購、娛等各細分業態的鬆散組合,產業的依附性較強,面對外部衝擊時比較敏感和脆弱。從需求端看,旅遊目前仍屬於低頻消費。按照2019年文旅部統計資料,國內人均旅遊消費不足5次,旅遊收入主要來源於客群增量。

從集團層面分析,集團旅遊產業鏈較為完整,近年來更是聚焦旅遊主業,主業收入占比近九成。但客觀上也造成集團收入、利潤來源單一,依賴低頻旅遊消費,多數業務毛利率較低。

為進一步增強集團業務抵禦風險的能力,提出以下建議:

1、拓展穩態高頻消費業務

一是旅行服務業務可適度混業經營,比如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代銷旅遊零售事業群的免稅或有稅商品。另外,要發揮好實體門店的綜合效用,使其從單一的旅行服務產品銷售點轉變為具有產品銷售、服務體驗、品牌展示、客戶導流和社群連接多種功能的新型門店。疫情下的星巴克營收不降反升,由19年四季度的67億上升到20年一季度的71億,一個重要經驗就是除了咖啡業務還拓展其他商務。比如通過烘焙工坊,讓顧客近距離了解臻選咖啡烘焙的全過程。同時,店內還有400種獨一無二的星巴克商品。這些方式都拓寬了星巴克的業務,通過講故事的方法讓人們加深對星巴克的工藝流程,提升對星巴克的品牌信賴程度。這種方式還提高了企業的知名度,提升企業品牌價值。二是旅遊地產從單一住宅向康養地產、商業地產與住宅並重轉型,從開發銷售、一次性變現為主向物業管理服務、獲取長期收益為主轉型。三是旅遊零售從免稅商品向有稅商品拓展,並在搞好商品經營的同時拓展資產經營和資本運作業務。目前,國人免稅品消費市場, 僅18%的消費被國內企業分到,高達82%的市場份額都流入了境外企業的口袋。下一步,中免應該朝線上走, 增加線上銷售,打造o2o全渠道營銷網絡;朝外走,加強國際化經營,吸引消費回流;朝產業鏈上游走,控制穩定的供貨渠道;朝資本運作方向走,通過並購方式整合產業鏈、價值鏈,進一步擴大市場佔有率。四是酒店輕重資產經營模式相結合,物業不僅自營,也可視情出租。除了獲取當期經營收益,也要謀取長遠物業增值收益。五是金融業務2B與2C相結合,特色業務與一般業務相支撐。六是戰略孵化(郵輪)業務轉變切艙包船的銷售模式,與集團旅行服務、旅遊零售等業務協同,加大直銷力度,強化客戶觸達。

2、打造新增長極

按照國資委對央企聚焦主業的要求,建議集團文旅結合、強文厚旅,進一步做大做強文化文娛業務。除了加大現有演藝業務投入,在相關旅遊產品中植入更多的文化屬性,還可探索新業務領域,如利用集團研究院(大學)與國內外旅遊院校合作契機,探索發展旅遊職業教育培訓業務。

(三)化危為機搶抓發展新機遇

老子說:「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習近平總書記最近在浙江考察時指出:「危和機總是同生並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作為最大的旅遊央企和行業頭部企業,我們應在保持戰略定力應對疫情挑戰的同時,堅持文化創意、服務創新、科技創造,通過技術+商業模式創新,以及跨界融合等方式,滿足新一代旅遊消費群體個性化、便捷化、體驗式的旅遊新需求,這是任何新商機能否成功的關鍵所在。同時,我們也要認識到節流與開源同等重要。企業競爭比拼的不僅是創意,更是戰略能力和組織能力。最終的勝利,都是成本和效率的勝利。

1、現有業務可能的新機遇

旅行服務業務:業務數智化,利用線下資源優勢打通線上線下,結合互聯網工具把傳統優勢發揮到極致。適度混業經營,從低頻旅遊產品逐步向高頻生活消費品滲透。鑒於疫情影響以及各國「內向」封閉趨勢增強, 需要更加關注國內遊市場相關產品(如近郊休閒休憩旅遊、體育運動主題旅遊、目的地親子度假旅遊、康養度假旅遊等)的開發經營。

旅遊投資和運營業務:景區業務加強智慧景區建設,在遊客溫度監控、人臉識別、無人駕駛、VR/AR導覽、景區救援等方面加強研發、創新產品,以科技新產品吸引年輕客群。地產業務要加大康養休閒地產開發運行投入,探索AIOT(智慧物聯網)支持的智慧住宅和綠色人居,業務模式由開發逐步轉到運營和資產管理。小開發、大運營,輕資產、重賦能應作為旅遊投資和運營業務的發展方向。

旅遊零售業務:將免稅綜合體打造成為目的地中心,增強業態組合,包括餐廳、劇院、博物館、展覽、兒童樂園、滑冰場、水上公園等。購物中心從消費者獲得一站式、多層次、全方位消費滿足的綜合性購物場所,變成一個基於旅遊休閒體驗特性的綜合性消費場所。進一步加大國際化經營力度,既要賺國內居民的錢,吸引消費回流。也要賺外國遊客的錢,增強收入來源的多樣化。

酒店業務:打造AIOT支持的智慧酒店,支持遠端入住、無接觸服務,優化入住體驗,增強消費粘性。同時,通過智慧化運營降低能耗和人工成本。另外,在硬設施和軟運營方面增強酒店運營的靈活性,可以在突發事件的外部衝擊下迅速轉型,最大程度維持營收和現金流。

金融業務:圍繞集團主業,在嚴控風險的前提下努力做大做強做優旅遊產業基金、旅遊保險業務,旅遊銀行積極探索供應鏈融資、資產證券化、線上金融業務。

戰略孵化業務(郵輪):應在航線、客群、營銷等方面做文章、下功夫。疫情結束後,可與旅行社和免稅業務加強協同,以「3S(sea、sun、sand)+免稅品」為主題,開發海南及南海島嶼遊線路產品。

2、關注特定時期的並購機會

新冠肺炎疫情對旅遊行業造成了近乎毀滅性的打擊, 即使有政府的救助,很多企業可能也會倒閉,許多項目被迫中止,業內一些優秀人才面臨失業。優質資產市場估值折價大、優質項目失去現金流、高端人才急於跳龍門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利用集團底蘊豐厚、抗風險能力強、融資成本低的優勢,集中摸排儲備一批好資產、好項目和專業人才,為集團持續健康發展打好基礎。

(作者現供職于集團研究院)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