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澳洲大火說開去……
文:北京 周田甜 圖:澳大利亞旅遊局


夜色中的墨爾本

還記得盛夏酷暑的炎熱嗎?沒有一絲濕氣,高溫融化的不只是柏油馬路,仿佛柔軟的身體、堅硬的心、無形的思想都在蒸騰消失。去年11月,我們辭秋迎冬之際,南半球入夏,悉尼郊外白天的溫度可飆升至42度, 星星山火在小範圍內升起,發起燎原之勢。與此同時,鋪天蓋地的各種信息席捲全網, 澳洲的大火幾乎人盡皆知,澳大利亞大陸陷入一片火海的圖片每天能看到好幾遍,常識和理智在那張圖片面前毫無存在感。一張經過裁剪、處理的合成圖片,不僅傳播迅速、製造熱點,還遮住寥寥無幾的真相發聲。

在澳洲,桉樹被尊為國樹,喜歡鮮花的各位一定對它的另一個名字非常熟悉——尤加利。桉樹目前已知品種超過800個,主要分佈於澳洲及附近島嶼。為了在少雨的氣候下生存,桉樹一般都有旱生形態,最主要的表現是葉片、樹枝和樹幹表皮有減少表面水分流失的藍灰色蠟質層,這也讓成片的桉樹林能夠極其有效地涵養水源,從而孕育多條支流薈聚成為澳洲最大的河流墨累達令河。同時,桉樹的樹葉和樹枝中富含桉樹油(芳香油),其主要成分桉樹油醇的燃點約為50℃,局部的高溫或閃電很容易點燃樹枝聚集如蓋的樹冠,從而達到「高溫烘烤」環境,這是桉樹的種子破殼和樹皮下枝芽萌發的必備條件,所以,隨處可見的桉樹、綿延成片的桉樹林和年年都會自然產生的野火在澳洲相當普遍。為什麼這次格外嚴重?高溫等惡劣天氣出現頻率增多、澳洲整個夏天降水量極低、初期的火勢沒有得到足夠重視等原因,最終共同導致澳洲大火,但是,對人類的影響嚴重到什麼程度?居住在悉尼、墨爾本、黃金海岸、凱恩斯、阿德萊德、珀斯的導遊、朋友們表示:正常工作生活之外, 不少人申請成為志願者參與救火。


圖: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凱恩斯;澳大利亞國寶﹣考拉;澳大利亞萌物﹣袋鼠

為何大火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並未減弱? 一方面,持續的乾旱導致濕氣極少,大火被強風推動擴散時不會失去任何能量,只會不斷變大變高變快,再加上當地植被、土壤的特殊性,傳統滅火方式收效甚微,滅火策略轉為控制大火邊緣、阻止大火擴散;另一方面,整個澳洲約2500萬人,海陸空三軍總人數約8萬人,專職的消防員和志願者人數甚少,有限的人力物力在廣闊的土地上猶如杯水救薪,但更重要的是:救火是為了拯救人的生命,公眾和消防隊員的生命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

再來說說網傳「因大火而即將滅絕」的國寶考拉,它們唯一能夠接受的食物是桉樹的樹葉,且僅接受約四十個桉樹品種的樹葉。一天24小時,首先要保證大約20小時的睡眠時間,剩餘的4小時用來食用和消化高纖維、低營養且有毒的桉樹樹葉,換來的能量不足以讓考拉健步如飛,甚至不具備從一個樹躍至另一棵樹的能力,極緩慢的動一動之後就該睡覺了,這也是為什麼考拉成為山火中最易受傷的動物,但目前考拉還沒被全面列為瀕危物種,而基因多樣性過低、棲息地驟減等威脅亟待解決。如果想近距離摸摸這些性情溫順的小可愛們,可以去昆士蘭州, 那是全澳洲唯一可以合法抱考拉的地方,每一隻工作的考拉都有嚴格的上下班時間,畢竟吃樹葉和睡覺才是頭等大事。

安妮·迪拉德曾說,「任何事情都可以朝任何方向發生……這世界比我想像中還要坑坑窪窪」,世界不是黑暗的,大火更不是黑暗的,但正是太多的坑窪和光亮,才產生了無數陰影。別人口中、筆下的世界始終不是真正的樣子,親自去看看,雖然沒有十足的美好,但真的沒有那麼壞。

(作者現供職于集團旅行服務事業群)

鏈接

芳華聚獻大洋洲
產品名稱:【芳華聚獻大洋洲】澳凱墨10日
連絡人:澳大利亞旅遊專家李靚
郵箱:11.yx@ctg.cn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