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碧海藍螢,還有不可或缺的你
文:北京 周田甜 圖:澳大利亞黃金海岸旅遊局


黃金海岸:金絲飄帶般的狹長海灘

說來奇怪,大學的專業和攝影沾邊兒可畢業後幾乎沒再拿起過相機,每每旁人問起「你一個旅遊圈兒的人怎麼常年不見照片更新」,敷衍一句「犯懶」就戛住了話題, 事後想想,理由無非兩點,一是景美的地方技術不夠好,二是景太美的地方根本不能拍照。

當北半球的秋風刮掃著所剩不多的黃葉時,南半球正迎著豔陽草長鶯飛,澳大利亞東部的度假勝地黃金海岸也被春風帶回到旅人的遊玩清單中。整座城市面朝太平洋,高樓廣廈與海洋間是一條美如金絲飄帶的狹長海灘,綿延四十餘公里,有數十個供人遊玩的開放沙灘。清晨拉開窗簾,惺忪著雙眼看朝陽跳出海平面,明亮的光芒將沙灘抹的金黃,讓海面如鑽石般閃耀;傍晚時分,夕陽染紅最後一片雲霞悄然落回大海,人潮散去海邊歸於平靜,輕輕的海浪聲或是訴說著白天的趣聞,抑或是安撫著失眠的人。

從黃金海岸出發,開車半小時就能到達泰博朗國家公園,它與澳大利亞的五個國家公園組成大洋洲著名的自然景觀帶Scenic Rim,又稱西南風景帶,不僅有能俯瞰峻美自然風景的坦伯林山和巴尼山、如山水畫般寧靜詩意的姆格拉湖,還有體驗清晨與太陽同升的熱氣球、與鳥兒並肩沐風的滑翔機以及各類水上運動。不過一次旅行要想玩遍六個國家公園顯然難以實現,交通便捷、山青景美的泰博朗國家公園便成為首選。


在澳洲,衝浪是一種生活方式

泰博朗國家公園也被譯作坦伯林山國家公園,園內肥沃的土壤、充足的陽光、豐沛的雨水孕育出巨大的棕櫚樹、桉樹、靠殺死宿主奪取養分的絞殺榕等,沿著蜿蜒起伏的步道前行,溪流填補著古老樹根之間的距離、瀑布丈量著參天大樹與匍地植物間的落差,偶有翅膀撲扇或身形跳躍的動靜讓你駐足張望,迷人的海岸線風光趁機衝破重重樹影闖入你的瞳仁,時間在這裡仿若飛逝。加快步伐前往杉樹溪山莊螢火蟲保護區,一場交心的感動在等著你。

不同于國內飛舞在草間溪邊、閃著黃色螢光的螢火蟲,南半球獨有一種幾乎無法飛翔、閃著藍綠色螢光的罕見螢火蟲,我們稱它為「藍光螢火蟲」。在杉樹溪山莊螢火蟲保護區,可以看到藍光螢火蟲的整個生命週期,從一個被產在幽靜潮濕洞壁上的蟲卵開始,三個星期孵化成幼蟲,在洞壁上吐出幾十條佈滿粘液的長絲,之後靠尾部幽藍色的奇異光芒吸引昆蟲,而一條條高懸的黏濕長絲就是它捕食的利器。幼蟲經過六到九個月的成長結成蛹,破繭而出的成蟲既沒有吸引昆蟲的藍光也沒有用於進食的嘴巴,它幾乎不停歇的交配、產卵,只給自己留下最後一絲力氣,因為每個成蟲的歸宿都是幼蟲的絲網,成蟲的身體將成為幼蟲的食物。走入藍光螢火蟲的洞穴,數以萬計的螢光和水光粼粼的長絲交織于頭頂,目光所及就是每只螢火蟲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 而支撐這一時刻的是無數已無法共賞美輪美奐的成蟲。一步步緩慢移動,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位詞作者的話,「螢火蟲真的太美太夢幻了,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螢火蟲連成一片,而手機唯一能照出來的就只有月亮。嚮導一邊晃著燈一邊指著岸邊的螢火蟲說『they are all babies』, 我在船上沉默的哭成淚人。」極有畫面感的文字卻不能讓我明白作者的感動,但此時我亦不自覺的淚流滿面,每一隻螢火蟲都默默的活著,但它們的世界耀目到讓我失神。直到走出洞穴,甚至一張照片都無法留下,藍光螢火蟲對生存條件的要求十分嚴苛,外界的光線或聲音會讓它們誤以為白天到來,于是熄滅螢火停止覓食,沒有及時補充食物會導致發光能量衰竭,于是熄滅的螢火不再複燃,喪失捕食能力的幼蟲熬不過三天便會死去,我們忍一時的衝動可以讓它們的生命完整的綻放。

泰博朗國家公園南部是充滿歐洲風情的坦伯林山小鎮,很難想像在金沙碧海、喧鬧繁華的黃金海岸周邊,會有這樣自然淳樸的山地集鎮。精美小巧的餐廳、香氣環繞的咖啡店和新鮮誘人的街邊小攤,迷人的魅力無處不在,而古色古香的頂級酒莊更讓小鎮聲名遠揚。杉樹溪莊園葡萄園和酒莊種植著長相思、霞多麗、西拉和華帝露等葡萄品種,酒莊裡的餐廳露臺還可在開懷暢飲之時眺望湖景美色。優雅可愛的女士們可以選擇未經橡木桶陳釀的霞多麗幹白葡萄酒,淡淡的鳳梨果味混合水果蛋糕的香氣,清新可口,酸度自然;穩重內斂的先生們不妨試試赤霞珠與梅洛混釀的幹紅葡萄酒,51%的赤霞珠和49%的梅洛碰撞出新鮮的漿果香氣,單寧柔滑,回味悠長。輕搖杯身、面頰微紅,這小鎮的風情讓人回甘。

螢火蟲創造的世界就像夜空中閃爍的繁星,透過鏡頭總不如身臨其境,就如同旅行中品過的酒、遇過的人、看過的景,不攜手同行就無法感同身受,找個時間我們一起出發去看那金沙碧海和藍螢。

( 作者現供職于集團旅行服務事業群)

鏈接
【芳華聚獻大洋洲】澳凱墨10日
連絡人:旅行服務事業群出境長線澳新部李靚
聯繫電話:010-85227963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