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瞬間 從星旅遠洋郵輪的「那一天」說起
文:廈門 周萍婷 圖:郵輪公司提供


「鼓浪嶼」號身披晨光緩緩駛入廈門

《朗讀者》有一期的主題詞是「那一天」:「人這輩子,不是活過了多少日子,而是記住了多少日子。每一個被你記住的日子,都將成為生命裡不可複製的那一天。我們很容易記住那些波瀾壯闊的、力挽狂瀾的、全新蛻變的『那一天』。如果說,時光的藤蔓攀爬著光陰的故事, 『那一天』一定是千回百轉的一枝。」

對星旅遠洋郵輪來說,2019年8月12日,註定是要被標注在日曆上的、不平凡的一天。這一天,「鼓浪嶼」號正式從嘉年華轉交到中國人的郵輪公司星旅遠洋手中; 這一天,遠在英國南安普敦的「鼓浪嶼」號上第一次響起了中國人的廣播;這一天,是星旅遠洋郵輪之前四五百個日日夜夜辛勤付出的階段性結晶。當這一天如約而至,我們滿心期待,心潮澎湃,卻也深感肩負的使命與前行挑戰的壓力。

未來,我們還將迎來首航、迎來第一位客人登船, 或許還將迎來新的運力,還將有無數個披荊斬棘、乘風破浪,值得被永遠銘記的「那一天」。如果說,這是一本正在編寫的新小說,那麼,2019年8月12日,這一天,故事翻開了新的篇章。

回望公司從無到有籌建並不斷發展壯大、從買船到接船及運營籌備一點一滴的積累,一路走來,有歡笑,有徘徊,有疑慮,有爭論,有突破,故事很長,感觸很多。「仿佛站在零的起點,慢慢綿延成很長很長的道路。」團隊從零開始組建,體系從頭逐步摸索,經驗從零開始積累。因為「中國郵輪夢」,來自五湖四海、境內境外的朋友們相聚在一起,這裡有太多的「第一次」。汪曾祺曾說:「人的第一次,往往需要勇氣」。但第一次也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因為他是探索、是挑戰、是機遇。


悅享行政房一角

「我們以由表及裡、由近及遠的探求為己任,我們去推敲、去歸納、去想像和推測內部正在發生什麼事情,它的昨天意味著什麼,明天有可能意味著什麼。這就是我們的職業,一個不簡單的職業。我們有權為之感到自豪,我們有權為之感到高興,因為這是我們的工作。」

這是美國傳媒史上最偉大的記者之一沃爾特·李普曼對其職業的說法。我想,對於星旅遠洋團隊的許多人而言,亦如是。也許不是因為看見了才相信,而是因為相信,才有可能看見。

我國自古以來是農耕文明,與海洋相關的理論與文化基礎比較薄弱,郵輪作為國內的新興產業,有資本密集、技術密集、人才密集、投資週期長、規模效應、品牌效應明顯等特點,專業性高,封閉性強。2018年6月,我們成功購入「鼓浪嶼」號,開始邁出了豪華郵輪運營管理「從無到有」的第一步,也開始了民族郵輪運營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彼時,在中國運營了3年多且已形成一定競爭優勢的天海郵輪宣佈關閉。再之前,在中國運營了3年之久的「藍寶石公主」號離開中國。「海洋水手」號、「維多利亞」號、「盛世公主」號、諾唯真郵輪專為中國市場打造的「諾唯真喜悅號」等也紛紛宣佈暫別中國市場。自2006年進入母港郵輪以來,中國郵輪市場在經歷了10餘年的高歌猛進後,進入了調整期,市場狂歡散去後,留下了更多的是思考。

為什麼是我們?憑什麼是我們?我們的差異化和核心競爭力在哪?這個問題也許到目前為止我們也還沒有一個完整清晰的答案。也有過無數次的徘徊、遲疑與猶豫, 但探索前行的腳步沒有停息。「摸著石頭往前走,讓最終發生的事實來定義前行的方向」,我們去推敲、去歸納、去摸索、去借鑒。民族郵輪的發展,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也需要較長的培育期。也許只有「回看走過的路、比較別人的路、遠眺前行的路」,不斷總結自身探索的經驗和教訓,不斷學習借鑒國際郵輪公司的發展經驗,不忘進入這個行業的初心,保持定力,弄清楚我們從哪兒來、往哪兒去,很多問題才能看得深、把得准,也才能「不畏浮雲遮望眼」,堅定前行。

「走過千山萬水,但仍需跋山涉水。」這是開端,不是終結。「擺在我們面前的使命更光榮、任務更艱巨、挑戰更嚴峻、工作更偉大」。「儘管走下去,不必逗留著, 去采鮮花來保存,因為在這一路上,花自然會再開放」, 星辰大海,莫忘初心,願你有充分的忍耐去擔當,有充分單純的心去信仰,願你的每一個夢,不會一場空。

(本文寫於「鼓浪嶼」號實體交船之際,作者現供職于集团郵輪事业部)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