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斯里蘭卡旅行做義工 累並快樂著
文/圖:中旅總社研學部 張贏


學校交流捐助的室內合影

斯里蘭卡在僧伽羅語中意為「樂土」或「光明富庶的土地」,有「寶石王國」、「印度洋上的明珠」之稱,是馬可·波羅眼中「世界上最美麗的小島」。晴天在白色海灘上曬太陽、陰雨天駕車從茶園穿行而過、佛牙節時在喧鬧的街頭舉杯歡笑⋯⋯這個擁有2500年歷史的古國,如今成了頗受中國旅行者的歡迎的目的地。很多人會到世界盡頭的霍頓平原打卡,或者在海邊的小火車上留下頗具創意的「遊客照」,但這裡最吸引我的,卻是眾多特色各異的國家公園,斯里蘭卡是南亞最適合觀賞野生動物的國家之一。

自古以來,大象在斯里蘭卡的文化中佔有非常特殊且重要的地位,被當地人奉若神明,也是具有象徵意義的古老圖騰。據史料記載,大象在古代曾是處決囚犯的行刑者,雖然史料中鮮少保有畫面,但是諸多文字描繪出老年大象經過長時間的特殊訓練,從生性溫順變成一個經驗豐富、一腳踏碎鐵砧上囚犯人頭的劊子手,場面令人毛骨悚然。除去此項特殊職務,古代斯里蘭卡打仗時,各國國王的座駕也是大象。日常生活中,被馴化的大象還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和勞動力資源。如今,蛻去戰爭的標籤,大象搖身一變成為親和尊貴的「外交使者」。它們被斯里蘭卡政府作為厚禮贈予世界各國。

隨著社會不斷發展,人類與大自然共生的矛盾愈演愈烈。在斯里蘭卡,大象與當地居民因為爭奪環境資源而發生的衝突也日益增多。野生動物數量減少、農村貧困人口加劇、環境破壞和生物多樣性喪失,所有的問題交織在一起。如何幫助當地人與大象、與其他野生動物和平共處,成為斯里蘭卡政府和很多動物保護機構共同關注的話題。

1875年成立的品納維拉大象孤兒院是全世界僅有的兩家大象孤兒院之一,這裡收留著斯里蘭卡境內受傷、迷路的大象。成為一名國際義工,每日為大象清理宿舍,協助飼養員準備飼料和「病號餐」,用特製的工具為大象洗澡刷身體⋯⋯還可以體驗製作大象給人們帶來的禮物——用含有豐富植物纖維的象糞加工製作的大象糞紙,這可是遠銷海外、世界知名政要都在使用的珍貴明信片呢!


2.斯里蘭卡的學生;3.在海龜保育中心學習如何放生海龜;4.在品納維拉大象孤兒院給大象洗澡;5.在品納維拉大象孤兒院清理宿舍

在斯里蘭卡眾多的國家公園中,以觀賞大象為主的數量最多。烏達瓦拉維國家公園是能與非洲大草原相媲美的自然公園,這片廣闊的稀樹草原集中在烏達瓦拉維水庫附近,是斯里蘭卡看起來最像東非的地方。爬進改造過的帳篷越野車,在稀疏略帶點蒼涼的草原中前行,體味著媲美東非大草原的狂野氣息,目之所及的景象完全顛覆了對斯里蘭卡的最初印象,這裡沒有茂密的叢林,取而代之的是荒漠草原的寂寥。最好能找一位隨行的眼尖嚮導,他們能敏銳地觀察到隱藏在植被間的野生動物,在第一時間指引你駐足觀看成群的鱷魚、鹿群、水牛、大象⋯⋯當然,這裡的大象數目非常可觀,開車到象群飲水的聚集區邊緣,經常能看到完整的大象家族,悠哉吃草的大象爸爸、痛快洗澡的大象媽媽、調皮可愛的小象在肆意甩著長鼻子。我常常在想,也許這些象群中,有我曾經親手救助過的可愛大象們吧。

除了大象的保護工作,海龜在斯里蘭卡也是瀕危保護動物。當地人認為吃海龜蛋可以強身健體,非法盜獵海龜蛋、人為破壞海龜孵化區域導致海龜的生息繁衍遭受著嚴重的威脅。在海龜保育中心照顧小海龜,從破殼而出到放歸之時,欣慰和失落交織的心情很難用文字描述。每次我都會安慰自己,鴿子島公園的海灘潔白綿軟,海水中有閃亮的珊瑚叢,這裡才是小海龜真正的家。

如果帶著孩子前往斯里蘭卡,可以到當地的小學交流學習。由於經濟水平和物資相對匱乏,孩子們的教室、食堂、操場、圖書閱覽室等硬件環境相對落後,沒有轉筆刀就用小刀親手削鉛筆,很多孩子還缺少夏天的衣服和鞋子,但是他們的樂觀友愛卻能鼓舞每個人。

美麗的斯里蘭卡還有很多神秘的地方,中旅總社研學部不斷推陳出新,帶大家享受錫蘭紅茶、陽光、沙灘,體驗當地宗教、野生動植物和文化。

鏈接
【斯里蘭卡國際義工】高端親子研學9日
日期:7月21日
聯絡人:張贏
聯繫電話:+8613521545424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