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甫先生談旅遊
文:香港 屠俊明


陳光甫

陳光甫先生是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和中國旅行社的創始人,是民國實業家群體中的傳奇人物,被譽為「中國摩根」。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曾將陳光甫先生1915至1946年的講話、文章集結成冊,作為銀行內部讀物。內地學者傅國湧從臺灣「中央研究院」的故紙堆中找出小冊子,並在內地以《金融的原理——陳光甫言論集》之名出版。此書不僅記錄了陳光甫先生作為銀行家的思考,也記錄了其作為中國旅遊行業拓路者的心路歷程。陳光甫先生用現代思想創辦和運營中國旅行社,以實際行動闡釋了民國有識之士實業報國的情懷,他的講話和文章至今讀來仍覺清新動人、催人奮進。本文擇取其中關於旅遊的講話,以供同人分享。

初心:挽回國人利權

「數年前,餘自香港往雲南,至西人經營之某旅行機關購買船票,入門,見櫃內少年西人正與一女子娓娓交談,初以為必問行旅事無疑,乃候之久,而言仍未已,後始知所談者毫無涉於旅行,此少年目擊余之佇立,竟不招待,殊屬無理,餘廢然而退,改至運通銀行購票。途中自忖外人之所以藐視余者,因我非其族類,然外人在華,投資雄厚,誠足驚人,更進而經營我國國內旅行事業,國人自甘落後, 可恥孰甚,遂毅然有經營旅行社之志。自滇返滬,即與各路局訂立合同,或因個人私誼,或借銀行地位,獲得相當好果。數年來雖迭遭挫折,然意志堅決,無敢少餒,苦心孤詣,卒底于成。」(摘自1929年1月5日在銀行公會與中國旅行社同人聚餐演詞)

1923年,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旅行部創立。1927年6月1日,中國旅行社正式開業, 確立「發揚國光,服務旅行,闡揚名勝,改進食宿,致力貨運,推進文化」二十四字經營方針。1928年1月,中國旅行社拿到了經民國政府核准的第一號旅行業執照,正式宣告成立。

宗旨:服務國人旅遊

「我行創辦旅行社,自民國十二年至十九年(1923—1930),在此八年中每有虧損, 至去年始有盈餘。但旅行社之目的在於挽回中國之利權,並不在於牟利,如通濟隆及運通公司等遠在萬裡之外,來吾國設立旅行機關, 為人服務,而吾國獨無此項機關,殊足貽人口實。且華人之旅行者為數較多,需要旅行機關予以輔助,故吾人組設旅行社之宗旨,其重點在於服務。」(摘自1932年10月22日總經理處會議致詞)


華君武漫畫

不難發現,中國旅行社的服務理念與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的服務理念一脈相承,服務救國、服務報國、服務立聲和服務立企。

「本行之設,非專為牟利計也,其主要宗旨在為社會服務,凡關於顧客方面有一分便利可圖者,無不盡力求之,一面對於國內工商業,則充量輔助,對於外商銀行在華之勢力, 則謀有以消削之,是亦救國之道也。吾人欲求達到此共同之目的,必當努力奮鬥,自強不息,庶幾無負於此生耳。」(摘自1927年下期發告同人書)

經營:抱樸守拙、和衷共濟

「人生在社會有一真正快樂之事:此非飽食暖衣,亦非逍遙無事,即為快樂,並非有錢有勢即為快樂,是樹一目標,創一事業,達到目的地及成功,為最快樂。此種快樂從艱危困苦中得來,尤為永久,尤為有紀念價值。」(摘自1930年12月26日在天津與同人聚餐談話)

「與人競爭當持正道,人惟自利,我則服務社會。人學官僚架子十足,我則和氣平等待人。人犯墮落,我則守正。人犯惰侈,我則勤苦。人爭近利,我圖遠功。人嫌細微,我寧繁瑣。敬遠官僚,親交商人。」(摘自1930年12月至1931年1月視察日記摘錄)

品牌:好感無價

曾有好友問陳光甫先生,旅行社長年虧損為何仍繼續運營,陳先生答道:「此見其一, 未知其二,且君所稱盈虧,僅限於表面上之數字。實則旅行社之盈餘,有倍從於上海銀行者。上海銀行之盈餘,可以操籌而數計,旅行社則不然,蓋天地間事物有重於金錢者,好感(GoodWill)是也,能得一人之好感,遠勝於得一人之金錢,今旅行社博得社會人士無量數之好感,其盈餘何如耶?」(摘自1929年1月5日在銀行公會與中國旅行社同人聚餐演詞)

「本行欲往某地發展,先在某地辦旅行社,取得社會一部同情後再設銀行,故謂旅行社為銀行之先鋒隊,銀行同人應不分畛域輔助而培植之。」(摘自1930年12月26日在天津與同人聚餐談話)

「再次為旅行部,全國銀行,無人願辦, 余與朱成章兄協議創辦,既為社會便利計,又為本行宣傳計,此種宣傳力甚大,人人知有旅行社,即知有上海銀行,旅行社現雖獨立,而仍與本行休戚相關。」(摘自1930年6月由歐美考察回國後對本行同人演講)

研究和讀書:不進則退

「社會之事業,隨時代之進步,及需要與否為轉移,本行及旅行社堆疊同人,亦當依據時代進化之情形,隨時研究社會上有無需要本行之處,如何可以革新,如何可供社會之需要,抱定自強不息四字為辦事之基本觀念,切勿以在行服務僅為糊口而來之論調,障礙進展之精神。」(摘自1931年1月18日在漢口普海春與本行第一區武漢同人茶話會致詞)

「社會上凡作一事,欲求成功,須先有精密之研究,而後為努力之實行,方可達到目的,是研究乃成功之母。」(摘自1931年1月18日在漢口普海春與本行第一區武漢同人茶話會致詞)

「以讀書為根本,讀書可以直接增加知識,增加學問,而間接即可以提高地位,他日本行擴充進展,水漲船高,諸君地位,自必隨之增長。若以為無暇讀書,聽其悠忽,則非但地位不能提高,即現在之地位,亦且有人取代,本行實無術足以相助。鄙人在辦公時亦無暇讀書,但平時已養成一種習慣,夜間非讀書不能入寐,昧爽即起,仍須讀書自遣,並以餘力閱看關於行務之稿件,諸君如仿行之,不久即可養成此項習慣。」(摘自1931年9月17 日與行員聚餐談話)

( 作者現供職于集團戰略發展部)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