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光
文:本刊 王玉華


「在海平面上,太陽探出頭來,就像一支小猴子鑽出來,小手抱著頭,一點點向上,再向上,天空紅紅的,更紅了,猴子的整個頭冒出來了,突然,手完全伸開,天空一下子紅得耀眼, 金光也射過來,猴子不見了。」

媽媽不止一次繪聲繪色地講述這個奇景,說這是她郵輪旅行最難忘的記憶,也是她此生為止見過的最美的日出。她眉飛色舞的樣子總能感染到我,霞光豈只紅滿天空,簡直能暖透人心,帶來意外的驚喜。

日出日落時形成的火燒雲各有其美。「龍銜寶蓋承朝日,鳳吐流蘇帶晚霞。」這是唐代詩人盧照鄰描繪當時長安的華美意境。遺憾的是,如今的繁華都市里高樓林立,霞光只能掩映在樓宇縫隙中,很難體會到這種一覽無餘的意境,有的人轉而去山間海邊登高望遠。

印象中最深的一次欣賞日出是在黃山山頂。早上四點多鐘,不懼寒冷,與一眾攝影愛好者在山上等候。山頂上滿是「長槍大炮」,沒有位子了,就到山腰上守著。不到5點,天邊出現一抹紅,漸漸地如同一綢紅緞鋪在天際,太陽在遠山一點點破雲而出,一座座山峰如同大海裡的層層波光,焰影閃爍其上,令人目眩神迷。傾刻間, 太陽由紅色漸漸變為橙色,只見山頂籠罩在金光之中,那些攝影發燒友也仿佛都披上了金燦燦的外衣。再轉頭望向太陽,已是光芒萬丈,人群慢慢散去了。

剎那的美所形成的視覺衝擊常常令人回味無窮,越回味越妙不可言。在香港工作時,幾乎每天都是沿著上環的海邊路往返西環的宿舍。天氣晴朗的日落時分,目光越過維港望向對面的九龍,常常發現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就被「染」成了藍色或者紫色,對面ICC樓宇上I LOVE HK的白色字體清晰可見。那個時候,望著岸上閃爍的萬家燈火,覺得眼前的維港溫情脈脈,讓我這個過客的心感到了些許的溫柔。

前不久,在貴州肇興侗寨觀景臺上,正值夕陽西下,靜臥在群山中的村莊映出橘黃色的光, 疊加在村中綠色的梯田和金色的禾垛上,溫暖明亮,心靈瞬間得到淨化,雖是人間煙火,卻似天上淨土。隨後,我們乘車前往黎平,紅彤彤的晚霞突然映照在左邊的車窗上,轉頭望出去,只見大片大片的火燒雲從天上垂壓下來,真正紅透了半邊天,霞光穿過一座座山峰,在蒼茫的黑色剪影中肆意灑下炫目的紅,如同燃燒的火焰。我屏住呼吸,聽著呼嘯的風聲,感覺自己和周遭的青山一樣被這氣勢磅礴、變幻萬千的紅緞裹住了, 隔絕了一切喧嘩,忘記自己身在何處,不知今夕是何年,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窗外美景。過了一會兒,山與山之間的霞光漸漸變暗,天黑下來了,心緒也沉靜下來了。

朝霞伴著太陽初升,孕育著無限的希望和美好的憧憬,恰如喚醒新的生命;晚霞隨著太陽落下,包含著無盡的依戀和詩意的寧靜,宛如告別舊的年輪。如果把人的一生比作太陽的一天,那麼人生的帷幕在開合之前都有霞光相襯,霞光就是用這種特別的方式為生命的來去塗抹上色彩和溫度,在浩瀚的天空裡流淌著溫柔之光。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