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的開心果
文/圖:香港 阮惠芬


旺財、芝麻和Simon是我家裡的三位喵星人。他們分別在約3個月大的時候,從不同的救助家庭來到我們家,現在分別五歲半、五歲半和三歲了,短短幾年,從萌萌的小喵成長為油膩的貓叔。

同在一個屋簷下吃飯,性格卻迥然不同。全身魚刺紋短硬毛的橘貓旺財老成持重,豁達寬容,一臉正氣又透出點天真。記得他比芝麻早一天到俺家,雖然才三個月大,卻完全不怕生,先到每個房間巡視一番,知道飯碗水碗放在客廳,貓砂盆放洗手間裡,很快就上手,乖巧極了。第二天芝麻到家,灰黑色魚骨紋極柔軟中長毛的混種,額頭有個「M」字。可能從小被遺棄流浪的經歷,他不苟言笑,特別怕生、警惕性高,一進家門就躲到地櫃底下不出來了。旺財比他大半個月,卻似老大哥跟他打招呼。芝麻躲了兩天,饑腸轆轆,終於出來一起吃飯,吃完又趕緊躲起來,旺財不斷找他玩,終於融化了芝麻孤獨的心靈,結成難兄難弟。Simon剛到家時,全身雪白軟毛,額頂有個黑色「人」字,呆萌眼神,弱小無助。旺財主動帶他吃飯,陪他睡覺,讓小Simon慢慢安靜下來了。但是芝麻性格實在有些古怪,他跟Simon好的時候可以溫柔可親地粘在一起,但轉眼就成冤家路窄,絆腳側摔、截肘劈腿、拳腳相加⋯⋯財哥吃飽了就想去見周公,芝麻卻精力旺盛,找財哥練太極推手,財哥每次都被打得四腳朝天躺在地上,舉手投降。但近來財哥拳術長進,只是側身躺或蹲著,不至於顏面全無。Simon身形日漸豐厚,時不時挑衅兩位江湖大佬地位,暫時未有建樹,但有時叫他「Simon」已叫不動了,要叫「Simon King」且重音在「King」才行。

最近天冷,家裡買了部暖風機。三貓桃園結義,親密無間,認暖風機做契媽,整晚躺在契媽身邊無憂無慮睡大覺,相安無事。早上六點多,芝麻肚子咕咕叫,圍著床邊大聲叫喚,鏟屎官不得不起床,財哥溫柔可親地用身子蹭你的腿,Simon最喜歡伸脖子求給抓癢癢。等到他們吃飽喝足,戰鬥正式打響。追拉撲咬, 不時傳出財哥的慘叫聲和物品掉落聲,芝麻尾巴舉得高高昂首闊步地沖過去,讓鏟屎官過足眼癮,忍不住做和事佬勸勸架收拾殘局。五年下來,家裡遭殃的茶壺6個,茶杯6個,花草花瓶無數。

上周家人外出,兩天后回家,我剛好在手機監視屏看到這一幕:三兄弟聽到了家人上樓梯、開鎖的響動,他們擠在門口興奮地閉息凝視,看到家人進來了卻只輕輕打聲招呼就散開了。

有段錢鐘書幫自家貓打敗林徽因的貓的故事。當時錢鐘書、楊絳夫婦與梁思成、林徽因夫婦是鄰居,錢家的貓與林徽因的貓是最愛爭風頭的「情敵」。假如穿越到上世紀50年代的清華園,你或許經常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寒冬半夜裡,兩隻貓在打鬥,然後我們的大教授披著衣服沖出來,抓起早已預備好的長竹竿, 幫自己的貓打架!貓真是一個奇異的物種,俘虜了這麼多人類。

貓者,世間生靈也,風骨天成,特立獨行。澄淨通達,傲然立世,不喜阿附,正氣清凜。與貓為朋,聊以解憂,愛貓是貓,也是自己。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