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走好:您笔下的江湖是我們的青春(下)--一個武俠時代的終結
文:廣安門維景 陳強


記得上學的那會,班主任時常語重心長痛心疾首地告誡大家:金庸害了一批少男,瓊瑤害了一批少女。那時候書店還流行對外租書,最火的就是金庸的武俠和瓊瑤的言情了。他們的作品幾乎霸佔了80、90年代的熒屏,成了一代人成長的溫暖記憶。在兩岸三地培養了大批愛好者,至今長盛不衰。

記得那時候,晚飯後,乖乖地守在電視機旁, 滿心歡喜的期待,熟悉的旋律響起時,一切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和小夥伴的約定忘了,媽媽交待的事情不記得了,老師佈置的作業沒完成也不管不顧了,為此沒少挨批評,受責駡。

年少時美好的記憶太過溫暖,雖然金庸的武俠劇被多次翻拍,但最喜歡的還是那個年代的熒屏形象,潛意識裡一直認為武俠人物的造型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淺淺地覆在額頭上向內略彎的劉海, 貼著臉頰的月牙般的鬢角,精緻的小辮,靈巧的盤發,飄揚的絲帶,或溫婉,或狠辣,或靈動,或乖巧,美得各有千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跟不上時代,總覺得現在的古裝造型太雷人。

刀光劍影,快意恩仇,除暴安良,義薄雲天, 金庸創造了一個武俠人的江湖夢,雖然對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人物耳熟能詳,但原著小說卻一直沒讀過,在大家的普遍意識裡,總覺得讀金庸是少年時代的事情,30幾歲讀金庸是不是太老了,但再不讀都四十了,豈不是更老。所以果斷地把金庸的全套武俠作為近一年的讀書書目。

暑假期間,看了《射雕英雄傳》和《神雕俠侶》兩部作品,讀過之後,明顯感受到看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劇跟讀原著小說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也深深感受到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沒人能撼動金庸武俠宗主的地位。現代的武俠仙俠小說電視劇,幾乎處處能看到金庸的影子,周星馳《功夫》裡的獅吼功,蛤蟆功,以琴聲殺人,《唐伯虎點秋香》裡的還我漂漂拳,《花千骨》裡殺阡陌的形象,都帶有金庸武俠的烙印,就連古龍也是模仿了金庸十年,終於劍走偏鋒,寫出了自己的風格。

金庸淵博的學識令人歎為觀止,對古典詩詞、國學經典、歷史故事都有著精深的研究。且不說直接引用的古詩詞,武功的很多招式都是從古詩詞化用而來,落英神劍掌,淩波微步,輕羅小扇,岱宗如何,青山隱隱等等。

雖然現在讀金庸,缺乏年少時的熱情,但看到的東西也會不一樣,除了打打殺殺熱鬧的故事, 除了癡男怨女糾結的情感,現在會思考小說背後的東西,會看它的故事架構,敘述的語言、情節的安排,人物的設置,性格的塑造以及作者的思考方式。

金庸小說的博大精深,絕非三言兩語可道來, 需精讀細讀,細心琢磨,初讀一遍,只能草草寫個大概,留下些點滴的印象,粗淺的感悟。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