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西行之江湖金庸
文:麗都飯店 寧唯純


直到金庸先生大乘西行,我只看過他的《射雕英雄傳》,但在我心裡,他與老舍先生始終是平起平坐的位置。如果說老舍是老北京文化的名片,他就是江湖武林一把鑰匙,有了他,您就知道江湖和那些愛恨情仇的武俠。他走了,新的江湖該有誰去闖哪?而郭靖,黃蓉,楊康,穆念慈,華箏,黃藥師和洪七公,裘千仞們的江湖又在哪裡哪。我想, 隨他的大乘而歸,金庸先生會將他們安排新的江湖去處罷,不過,那確實很遙遠的地方。

我很贊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句話, 這江湖與金庸先生的江湖並無二致,江湖在哪兒, 其實就在身邊。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自有江湖的規矩。無論是什麼黑頭老大、白毛舵主,還是八陰、九陽白骨爪,您都得守規矩,要是哪天沒規沒矩的胡來,就得有得道的高人出來把您給滅了。

雖說現在的江湖和金庸筆下的江湖不同了, 但沒規少矩的總不是個事。得,既然都是江湖人士了,怎麼就得說說規矩。我早於十年前在博客上, 曾發過感慨:「現在博客這塊江湖地界裡的某些人士也太不像話了。沒規沒矩的不說,常常地是以匿名「新浪網友」自居的胡罵流丟的,大有我是匿名我怕誰的味道。為此,我曾給一位遭到攻擊的博友留言:「如果這些人是男人,還帶著『把兒』的話,就用個實名站出來。」

「做出這種行徑的人或是自己有博客,又染上了『氣人有笑人無』的毛病;或是開個博客,涼在那裡,乾脆就是為了去別人那裡去做『惡』和干低級趣味勾當的;或是根本沒博客發個『評論』也根本不知道是誰,這些個人、那些個人,乾脆就是人渣是也。」

金庸先生筆下的江湖,有英雄、好漢,也有梟雄和奸佞小人。一派江湖,一方爭鬥,但無論如何該承擔一個規矩。我忽的貿然給江湖和金庸先生的作品下了個定義,就是「規矩」二字。

話扯遠了。

在這裡,我想用十一年前因配了一副眼鏡寫的一首江湖感歎,權作對金庸老人和他的江湖的回憶吧。

《江湖就是一副眼鏡》

江湖在是是與非之間,

江湖於有形與無形之間,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理解的江湖,

今天的江湖,

因為跨越了國家、種族、地域、職業和門派的界定,

具有了包含世界的預言色彩。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恩怨情仇,因緣際會, 就在那拈花一笑間。

我的江湖就是一副眼鏡。

15年前筆耕的開始,

15年後一片模糊的世界。

我眼中的江湖是0.3和0.4的之間的反饋。

昨天一副眼鏡,使我的江湖更加明媚和絢麗,

也更加妙趣橫生。

有了這江湖伴侶—— 眼鏡,

腳步會更加堅實。

然而, 只是看清而已。

人在江湖,不可改變, 只能看清端倪。

記得《東方不敗》裡有句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那麼可以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權術。江湖就是一部《厚黑學》,能寫出來的東西看了只能記住,看到的江湖未必能寫出來。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