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的故事:邊玩邊賺錢的職業
文:本刊整理


外表有點像巴西球星內馬爾的Diego Frilino Ramadhan(本刊攝)、Allen健談、友善(本刊攝)

來Club Med Joyview安吉度假村,一定要感受一下這裡的G.O團隊。這是採訪中幾乎人人都提到的一個名字。那麼G.O究竟是幹什麼的?他們的運氣怎麼會這樣好,以至於可以整日縱情於山水之間?而且,年輕的他們真的是敢於冒險,揮霍青春?

從踏入度假村大堂開始,聽到一陣整齊的拍手聲,有知情人士透露,這是度假村的G.O們在歡迎我們了。親切的G.O為大家把行李都收集好,掛上房間的號碼,分好到達後要做的擺渡車。

幾天下來,你會發覺他們不同於一般酒店的服務人員,他們不穿制服也不收小費,並且擁有獨特專長,免費教你各項水上、陸上活動或在兒童俱樂部照顧你的小孩。你以為就這樣了?這才只是個暖場而已,在自助餐廳飽餐之後,晚間沙灘上的表演才正式開始,現場DJ主持先是帶動所有到場的人踏著熟悉的舞步,一起跳舞。剛準備感慨Club Med請來這麼專業的表演團隊來表演,忽然發現表演者好眼熟,這不是白天見到很多次的G.O么? 一問才知道,度假村裡面所有的舞蹈、演出、節目全部由G.O自編自導自演,全部身兼數職。現如今在酒店有28位來自世界各地的G.O為客人提供服務。

Allen是我在度假村認識的其中一位G.O。他膚色黝黑,我猜他是泰國人,他主動介紹自己原來是來自臺灣。看上去只有20多歲,卻已在尼泊爾、泰國、馬來西亞等地方工作多年,見多識廣。在我眼中,Allen非常健談和友善,敢於冒險,毫無牽掛。


G.O們多才多藝(Club Med Joyview安吉度假村提供)

在Allen展示的照片裡,可以看到多姿多彩的制服—— 穿著休閒的衣服上班,有時候甚至是泳褲,這一切相較於Allen以前的辦公室生活,簡直顯得無與倫比。Allen認為, G.O並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即使工作如此光鮮,G.O並不如人們想像中那樣擁有高不可及的薪水,但這份職業所帶來的滿足感,絕對是其他職業不可企及。讓Allen引以自豪的,是有機會走遍世界,與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一起工作,學到許多的不同文化、技能和語言。Allen目前學會了粵語、法語,下一步,他打算學習馬來語,這也是他從事這一職業之前從未想過的。

其實,看過韓劇《皇太子的初戀》的人都知道,G.O 是一種目前新興的職業,這個概念和稱謂是Club Med最先提出,G.O即法語「Gentil Organisateur」(「善的組織者」或「親切的東道主」)的縮寫,是Club Med精髓所在。G.O 們工作在世界各地的旅遊勝地,在胸前佩戴一枚注明國籍的小徽章。與導遊不同的是,G.O不是主動的帶著遊客遊玩,而是在遊客需要時隨著遊客去體驗一些驚險的、有趣的娛樂項目,負責遊客安全與遊客交談……

同其他職業一樣,G.O也有自己職業上升的空間,可以朝管理層邁進,很多Club Med的度假村的村長,其實都是做G.O出身的,在此認識的Diego Frilino Ramadhan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來自泰國,外表有點像巴西球星內馬爾。Diego Frilino Ramadhan反復強調,雖然G.O以「玩」為主要的工作重心,但實際上,G.O並不是一份很輕鬆的工作,尤其像他這樣的職位,需要對每一位客人負責,壓力可想而知。此外,G.O的工作時間其實很長,每天10小時到14小時,甚至更久。曾經有位客人對他開玩笑說,「晚上我去休息了看見您在忙,早上一睜開眼睛,您已經在 忙啦!」

雖然很累很苦,但一直未讓Diego Frilino Ramadhan失望的是,G.O是遊客的假期經歷中重要的一部分,他與客人之間不是賓主關係,而是朋友關係,這在其他酒店裡是絕對不可能體驗到的,這一切都令Diego Frilino Ramadhan 很有成就感。

情懷不是空泛的概念,是需要落地的理想,理想落地需要一群人的共同努力。獨一無二的G.O是整個Club Med 的靈魂所在,他們的活力和笑容,是歡樂源泉。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市場媒體經理徐曉玉告訴本刊,如果說G.O 是村子的主人,那G.M (gentle member)就是我們可愛的客人。Club Med 的目的不只是讓G.M感到賓至如歸,更要讓G.M感覺像個大家庭,忘掉階級,遠離都市束縛,清新而自在,這也正是Club Med為旅客提供完美度假體驗的核心理念之所在。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