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簡 實幹為要
文:本刊整理

常聽香港人會說:「正一吹水唔抹嘴」, 這句在「職場英語1分鐘」中英文譯作「H o t air」的粵語,與「實幹」有著本質的區別,古往今來常常也發生在我們的身邊。

一個我們熟悉的孩子,他的名字叫方仲永,五歲沒上過學,就能指物賦詩的神童,卻因後天再未學習奮鬥最終泯然眾人(跟普通人差不多),主要原因是其父急功近利將孩子的天分過度套現,而忽略後天的持續努力。

小時候因為砸水缸救小朋友而受人稱道的神童司馬光,他並不靠聰明立足,而是持續用功,在主編《資治通鑒》前後十九年中極其勤奮,每天只睡兩個時辰(四個小時),工作態度十分嚴謹,對許多章節進行反復訂正修改, 終於成就巨作,被他最親近的朋友稱讚為「腳踏實地」之人。

戰國趙括「紙上談兵」,兩晉學士「虛談廢務」,歷來是治國理政的大忌。清談是魏晉時期士人流行的一種風氣,最終影響國體和國運,讓魏晉從此沉淪下去。晉武帝時期的傅玄曾說過,使天下無複清議,而亡秦之病,復發於外矣。沒想到,傅玄的「亡秦之病」一語成讖,西晉滅亡似乎驗證了他「清談誤國」的論斷。

唐朝的姚崇,從武則天時期到開元盛世, 歷任三朝宰相。開元元年,當他第三次被拜為相時,他向唐玄宗提議著名的「十事要說」。毛澤東曾評價說:「大政治家、唯物論者姚崇,如此簡單明瞭的十條政治綱領,古今少見。」在得到唐玄宗的支持後,姚崇選賢任能、獎勵清廉、精簡機構、懲治貪官、愛護百姓,實行清明的政治,為「開元盛世」奠定基礎。姚崇臨死前,有人問他有什麼為政之道, 他只講了四個字——「崇實充實」,意思是要崇尚實幹、充實國庫。

最近朋友圈熱爆據說是高考滿分作文《說尺子》,當中也有關於對幹事的寫照,文中說:「每個單位都良莠不齊,有幹的有看的, 也有搗亂的,總有一些禿子混在和尚之中濫竽充數。奇怪的是幹的永遠在幹,看的一直在看,而幹得越多失誤也越多,得到的批評也越多,而那些看客,偶爾偷機取巧做做樣子,就會名利雙收……」很多人都說一個18歲的孩子,犀利地剖析了不踏实干事的現象,看了讓人感觸頗深。

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國資報告》雜誌推出系列人物報導「40年40企40 人」,其中《世上再無袁庚,改革仍在進行》一文頗讓人感動。1979年,蛇口開山動土, 隨後市場經濟開始在蛇口的土壤上孕育、成長,並最終被全國認可、接受。在這一過程中,時任招商局主要領導的袁庚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蛇口啟動的第一個工程項目是建造600米的順岸碼頭,工人每天運泥20至30車。為了加快進度,施工方決定實行超產獎勵,即完成每天55車定額,每車獎2分錢, 超額每車獎4分。工人們幹勁大增,一般運泥達80至90車,多的甚至達131車。最終工程提前一個月完成,為國家多創產值130萬元。時任國務院副總理谷牧考察後,認為這個路數對頭。但不久後,相關部門卻認為,這是倒退, 並以文件的形式予以叫停。施工速度理所當然地慢了下來。袁庚當即表態說,想辦法,獎金制度一定要執行。兩周後, 一份反映情況的新華社內參送到了中央領導的案頭。在中央的支持下,超產獎勵重新開始執行,工地再次火熱起來。因為「四分錢」驚動中南海,可以想像當時改革的難度有多大,但從中也可見其求真務實的實幹精神。

1985年,香港中旅集團受命建設深圳特區華僑城,憑著敢為人先和鍥而不捨的精神, 在寸草不生的深圳灣灘塗建起了一個個名聞海內外的旅遊文化項目。錦繡中華兩年完工,開業後轟動海內外;民俗村再掀熱潮,屢創遊客接待紀錄;接著興建的世界之窗也再創輝煌, 助力深圳迅速從一個邊陲小鎮發展成為一座現代化大城市,靠的就是「實幹」。

30多年後,2017年集團明星員工中免公司的陳桂盈,克服困難,帶動三亞市內店2017年精品銷售額全國旅遊零售排名第一; 中旅銀行的米文煜,只爭朝夕,帶領團隊全年「i旅遊」卡發卡新增20萬張;國旅集團的王繼紅,「死馬當活馬醫」,一個個歷史遺留的資產處置項目取得突破,還有梁建榮、梅桃、范城等等,他們都是一個個鮮活的實幹例子。

「長安何處在,只在馬蹄下。」可見,無論通達夢想,還是成就事業,絕不是憑「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來支撐的,而是靠腳踏實地、一點一滴幹出來的。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