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裡的中旅90 華誕(三):在「南海之夢」上等一場日出
文:深圳 周萍婷 圖:三亞 余旭航


天邊出現的紅霞

時鐘撥回到我在「南海之夢」實習的最後一天,過完這天我就將暫別這裡,下船回到陸地。一大早我便爬上天幕甲板,在這裡,等待我在船上的最後一場日出。

世上最美的時光是等待,最難熬的時光也是等待。在我眼裡,世上有兩種人,一種是等待日出,等待日出就是等待開始。一種是等待日落,等待日落就意味著等待結束。最痛苦的等待莫過於等待放下,等待結束。而等待開始永遠是幸福的等待。那麼,等待日出,便是幸福的享受。因為我知道,無論如何,太陽總會按時升起。

淩晨5點,天還未亮,甲板的周圍很安靜,可以清晰地聽見船上機器的轟鳴聲,海浪微微拍打的波濤聲。一切都靜謐得如此美好。抬起頭,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紅霞,紅霞的範圍漸漸擴大,並且越來越亮。太陽準是要打破這漫長漆黑的夜從天邊升起來了,我目不轉睛地望向那裡,生怕錯過每一個微妙的變化。


天邊的微光

果然,過了一會兒,太陽的小半邊臉慢慢地從水面上露出來,散發出柔和、澄澈、慵懶而又那麼溫柔的紅光。這是一種一點也不刺眼、一點也不張揚的光,在這樣的光照下,整個人便也不自覺地愜意悠閒起來。與此同時,天邊的雲朵也漸漸被染上紅光,散發出迷人的光彩。半輪紅日浮雲間。我想,世上最祥和、最美好的景像大抵就是眼前這一幕吧。

這個太陽真像是一位對世界充滿好奇、充滿期待、緩緩往上探頭的小朋友,慢慢地、一點一點地、一步一步地努力往上張望著,每往上一點,天邊的雲彩便又被多染紅了一些。這個調皮的小傢伙大概也覺得是時候跳出海面,展示下自己的完全風貌了。果然,不一會兒,它終於衝破雲霞,跳出了海面。這時候,它的顏色也開始漸漸發生了變化,雖然仍然是紅的,卻也開始慢慢變黃,而且黃色的部位開始慢慢擴大。但溫柔的紅光依然存在,而且紅得那麼可愛。

在太陽最終離開地平線約有一段距離後,幾乎是在一剎那間,這個淡紅、泛黃的東西,忽然迸發出了最奪目的亮光,它旁邊的雲片也突然煥發出別樣光彩,鑲上了道道金邊。後來,這個害羞、調皮的小傢伙又鑽進了雲堆中,從雲裡射下來光線,直達水面上,倒映出道道斑斕。此時,天水渾然為一體,同海面上的一艘艘小船一道構成一幅寧靜祥和的美圖。我所有關於船上生活最美好的回憶都定格在這一刻。那初升的紅日彷彿是「南海之夢」,也彷彿是本土郵輪產業,要打破這漫長漆黑的夜,需要等待,需要時間,需要耐心,需要付出,需要堅持。待到衝破雲霞的那一剎那,光芒萬丈!


露出小半邊臉的紅日、終於完全跳出海面的小傢伙、衝破雲霞,光芒萬丈

( 文字作者現供職于郵輪事業部, 圖片作者現供職于南海郵輪公司)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