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曾國藩家書(一):家風首重德育
文:青島 郭新新


曾國藩不僅是近代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也堪稱教育家、思想家,他的弟弟與子輩、孫輩皆是晚清朝中棟樑,科技、文化方面的傑出人才,在當今社會,曾氏後人也多是教育科技人才。可見,曾國藩獨特的家庭教育令幾代人稱讚和信服,實屬近代家庭教育之典範。曾國藩的家庭教育思想自成一套完整的體系,既注重內在的品德教育,又涵蓋外在的學習能力培養,還包括了全面獨特的治家之法。曾國藩對子女的教育可謂是面面俱到,從為人、勸學、治家等各方面全方位的加以指導。他的思想言論主要體現在他的一封封家書中, 列為品德教育、治學態度和治家之道三個方面。

「孝悌」為教育核心

「孝悌」一直是曾國藩教育子女的核心重點,他認為孝悌是家庭和睦的根本,是「家庭祥瑞」體現,推崇「孝友」之家。他說過: 「吾細思凡天下宦官之家,多隻一代享用便盡。其子孫始爾驕佚,繼而流蕩,終而溝壑, 能慶延一二代者鮮矣;商賈之家,勤儉者能延三四代;耕讀之家,謹樸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則可以綿延十代八代。」曾國藩總結, 以往的官宦之家,最多只能維持一代興盛,其子孫往往驕奢淫逸,致使家道中落;經商世家,秉持勤儉作風方可綿延三、四代;持有耕讀家風之家,謹行簡樸作風,能綿延五、六代;而孝友之家,則可以綿延十代八代之久。由此可見,曾國藩認為耕讀、孝友相結合才可能使家道長興不敗,「孝悌」是家庭興旺的根本,也當作家庭教育的核心。


恒為立身之本

曾國藩實現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儒學最高思想境界,如此成就與他的恒心是分不開的。曾國藩在寫給弟弟的家書中提到:「蓋士人讀書,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識,第三要有恆。有志則斷不甘為下流;有識則知學問無盡;有恆則斷無不成之事。」志即為立志,識即為學識,恒就是恒心。曾國藩一生無論從為官、為臣,都是當時的榜樣,這與他的志向、學識是分不開的,更離不開他持之以恆的決心和毅力。他也勸誡其弟、子女: 「年無分老少,事無分難易,但行之有恆,自如種樹蓄養,日見其大而不覺耳」。曾國藩認為學貴有恆才是學習進步的真理,做事有恆才是成功的必須,他也提出「人而不恒,終身一無所成」的觀點。

律己為做人之本

曾國藩認為律己為做人之本。生活中,曾國藩是一個嚴於律己的人。道光二十二年寫給自己父親的書信寫到:「自十月以來,念念改過,雖小必懲,其詳具載示弟書中」。意思是自從十月份以來,經常律己以改過自新,儘管是很小的錯誤也要懲罰。曾國藩要求自己每天都要寫一份日記心得,記錄自己每天的行為, 出現過失就及時改正。這個好習慣伴隨曾國藩數十年,他也因此收穫很大。晚年的曾國藩仍然堅持每天走千余步,撰寫日記等等。他也時時勸告其弟和子女要嚴於律己,養成良好的生活和學習習慣。

「慎獨」為修身之道

在家庭教育中,曾國藩十分看重「慎獨」,認為「慎獨」是修身之道。「慎獨」是儒家思想的重要內容,即一個人的時候仍然能夠謹慎、警醒。曾國藩一生謹行「慎獨」,即使位高權重、權傾朝野,仍然能夠做到謹慎自律。他在家書中告誡家人:「天下有益之事, 即有足損者寓乎其中,不可不辨。」每日撰寫日記時,他會在日記裡反思、自省,檢查自己的言行。《過隙集》是他給自己定的「日課冊」,曾國藩幾乎每日都在冊中記錄一些想法和事情,以便隨時查看從而鞭策自己。

「恕敬」為處世之道

「恕敬」就是寬恕、尊敬、敬畏,與驕縱相反。曾國藩認為「敬」是提升個人品質道德的奠基石。他認為「行篤敬」說的很有道理, 非常值得推崇。主敬是儒家道德修養的重要內容之一,「主敬則身自強」,意思是說「敬」可以提升個人的精神狀態,有助於個人的自強和自立,以此更好的投身於工作、學習和生活。曾國藩主張「恕敬」,教育子弟應該要一心用功,戒除傲氣和惰性,才能進步。在家書中曾國藩也悉心的叮囑過兒子:「至於作人之道,聖賢千言萬語,大抵不外敬恕二字。」曾國藩旨在教育其子如何為人,他認為,「恕」往往比「敬」做起來更容易,並且將「敬」字看做是增進道德修養的基礎。

( 文字作者現供職于青島海泉灣)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