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
文:深圳 鄒國丹 圖:北京 秦曉波


年初一,我因工作原因無法與家人團聚。很心酸,也很無奈,這也不是第一次經歷了。一個人過倒沒什麼,只是心疼家中老母親,不知她會不會很失落孤寂。看著除夕夜的春晚, 多少個節目都在反映著遊子和家中父母的盼望之情,而我只能默默抹去眼底的淚花,我知道,母親也在想著我。吃飯時間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到了晚上12點,又給父母打了個電話算是陪伴他們跨年,給他們最早的新年祝福, 願他們一切安好。

除夕,春節,過去一直覺得是個非常神聖的日子,帶著無限期待希望這個日子到來。農村家裡年味也是異常濃郁,殺雞、炒菜、糖果、壓歲錢、放煙花等讓人歡欣不已。而如今,年輕一輩都出來了,家裡的年味也就不知不覺中淡了不少,也不知道到底是前進了,還是落後了……或許大家都有原因吧,為了發展,為了養家活口,只能放棄家裡到外面的世界打拼。可是一走,就是一年又一年,外面的世界繁花似錦,大小誘惑層出不窮,一不小心就把家裡曾經最真的那份快樂漸漸淹沒了。年復一年,認識的人來了一個又一個,但能真心訴說心裡話的卻沒有一個,難過時,拿起電話能打的竟是家中已被忽略的老父母……聽到父母的各種家常關心和問候,原本想說的委屈事都被堵在了心間,在那一霎,一切委屈都已化整為零。經年後,我懂了,我感恩上蒼,讓我幸福的還能擁有你們永遠不變的愛,永遠不減的愛護,永遠不離的關心。過去,總煩你們嘮叨,而如今,你們害怕我們生氣,言語間竟然漸漸多了一份小心翼翼和哀求的感覺,那種氛圍,心酸至極……永遠不會掛你電話的人,或許世上也只有父母了。不管你遇到多好的閨蜜兄弟,多親的情侶愛人,都無法否認這個事實。多麼害怕,有些事實,懂得太晚,遺憾太重……

每次回家,父母總是勞師動眾地先清掃我住的房間、被子、蚊帳、洗漱用品、毛巾等總是會提前準備好,父親心疼母親折騰,可母親總是和父親說:「這孩子啊,性格嫌麻煩, 不愛帶東西,早早給她備好該用的東西她也方便,而且這孩子有輕微的潔癖,把房間收拾好了,或許她會少些不自在,哦,對了,她洗澡只用舒膚佳的沐浴露,你趕緊去超市買了去, 還有,去隔壁村誰誰家買些蜂蜜回來,這孩子胃不好,喝點蜂蜜能養胃,外面假的多,趁她回來了給她買點村裡人自家釀的……」父親每次聽了,都是匆匆買了去。


兒行千里母擔憂,每次說回家,你們最擔心我到家的時間,總會要求我坐早上的車,一聽說坐中午的車你們就會莫名的埋怨起來。每次我都很不解,本來請假已經很不容易了,幾點回家又有什麼關係呢?記得有一次過年,早上上班定了下午的車回家,電話裡你們生起氣來。由於天氣惡劣且車過多,路上走走停停一路塞著。我因太累睡了,醒來後發現幾十個未接電話,沒想到你們這麼擔心便回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你們恐懼擔心的語氣,那微弱的哽咽聲頓時讓我無地自容,是啊,又讓你們擔心了。電話裡我讓你們先休息,但路上,你們的電話還是不曾斷過,而我也不敢熟睡。車停的地方離家裡還有十幾公里,雨那麼冰涼,望向窗外,一片漆黑,不由得內心恐慌。隨著大部隊,離開了大巴車,路邊的摩的師傅洶湧過來拉客。看著身邊熙熙攘攘的中年摩的師傅, 想起不久前電視裡報導的一起又一起少女失蹤案,心中不免恐懼起來。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三閨女,三閨女,我是媽媽!」轉身望去,你們滿是疲憊和驚慌的身影立在還在下雨的路口上,頓時眼淚止不住流下來,你們的身影仿佛一道光芒,刺破了我所有的不安和恐懼。剎那間,我一下子懂了,懂了你們所有的擔心和埋怨。

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當年不懂事的小孩了,可在你們的心中, 我永遠都只是當年那個長不大的孩子。從小到大,你們從未讓我進過廚房做過任何菜,甚至連火都很少觸碰,有時候我主動要求和你們學,你們都是婉轉推開。如今,身邊的人個個能隨手來個拿手好菜,而我,只有望洋興嘆。剛開始,莫名的對你們有種埋怨,後來漸漸才理解,你們只是希望讓我一生像個公主一樣的活著,像個女王一般的活著,在你們眼中,女兒要富養,這就是你們的另一番良苦用心吧。或許,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樣的,無論以哪種方式,最後都只是為了愛。謝謝你們,在條件如此有限的情況下,始終讓我處於公主的狀態下漸漸長大。但你們放心,我現在很獨立, 雖然一個人有時候會有點孤單,身邊真實的笑聲少了很多,但我一切都好,為了你們,一切都好。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撫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複我。《詩經》中的一句話,短短二十個字,卻書寫了漫長的一生,為父母者的一生,多少苦累,多少拼搏,多少操勞,都是為了自己的兒女。偉大的父母們啊, 你們把一生都給了兒女,你們自己有留下過一丁點給自己嗎?母苦兒未見,兒勞母不安。在你們的眼中,永遠只有兒女的悲歡勞累,只有兒女的世界,而不孝的我們,卻永遠不曾真正去感受你們的苦楚,這份罪惡感,是屬於天下所有為人子女者的,也是伴隨著一生的。要說世上最大而又無法避免的遺憾是什麼,不是有情人不成眷屬,也不是昔日姐妹兄弟反目分散,更不是金錢權位丟盡,而是「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悲哀!

時光,時光,請你慢些,再慢些……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