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坡頭: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的幸福之路
文/圖:寧夏 吳占軍


黃河與沙漠交織構成的沙坡頭

沙坡頭是一個神秘而又特別的存在,除了賦予它壯闊和秀麗的蒹葭唯美之外,更有著舉世無雙、生態傳奇的讚譽,從古至今,這裡令人一唱三歎的詩情不絕於耳。對於歷史和真理來說,探尋之旅絡繹不絕也層出不窮,不乏前人朝聞夕死之堅持。每每談到沙漠與黃河交織,便發現兩者相互為伴卻互不干涉,千百年來和諧相處、相依相伴,其鬼斧神工和包羅萬象的天然畫卷,無不令人心嚮往之。

時光轉眼即逝,不經意間又開始了新的年輪,即將上映開播的國內某衛視大型公益紀實節目《我願意》又一次把沙坡頭從幕後牽到了大眾的視野,其運用明星真人秀的方式再次講述了沙坡頭幾十年來沙漠治理的傳奇故事。《我願意》是繼《爸爸去哪兒》、《七十二層奇樓》等綜藝節目之後又一次對沙坡頭人與自然的探秘之旅。很多人曾認為這裡應該是被生態邊緣化的不毛之地,但通過瞭解後卻又顛覆了自己的認知。沙坡頭固然生長在肆虐的騰格裡沙漠邊緣,但隨著勃勃生機的動態感知,沙坡頭的美又令人歎為觀止,我想這也就是沙坡頭長時間被大家所持續關注的原因。

過去的幾十年來,沙坡頭不斷講述著一幕幕人進沙退、和諧自然的治沙故事,演繹著人與沙漠黃河之間的愛恨情仇。上世紀50年代包蘭鐵路開始修建,起于包頭止於蘭州,是一條連接中國華北和西北地方的重要鐵路幹線, 全長990公里,其中有140公里在沙漠中穿行,沙坡頭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穿越區。當時, 這條鐵路到底能夠運行多久,沒有人能夠預測,因為這裡的風沙也許會在一夜之間將鐵路軌道掩埋。但最後,沙坡頭卻因沙漠鐵路而被世人所知,在中國治沙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那樣一段艱苦的歲月,是無數新中國的建設者忘卻青春、拋灑熱血的年代,許多沒有留下名字的年輕人紮根沙漠,與沙坡頭人一起創造著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傳奇。張克智,陝西西安人,時任蘭州鐵路局中衛固沙林場場長。這個林場專門負責包蘭鐵路中衛段兩側沙漠的治理,保證鐵路的順利運行。70年代,張克智响應組織安排來到中衛沙坡頭地區,在沙漠邊上治沙開荒,保衛鐵路,一堅持就是40多年,為沙坡頭地區的繁榮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人與動物和諧相處的寧靜美好、身抱麥稈去治沙的人們、麥草方格演繹防沙治沙的傳奇

無數次的嘗試加上無休止的努力,終於, 一種就地取材,看起來很簡單的方法卻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這就是麥草方格。這是一種防風固沙、涵養水分的治沙方式,利用廢棄的麥稈一束束呈方格狀鋪在沙丘上,留麥稈的三分之一或一半自然豎立在四邊,然後將方格中心的沙子撥向四周麥稈根部,使麥稈牢牢地豎立在沙地上。待沙子不再流動後,人們便在每個草方格裡栽一棵耐旱的沙生植物,漸漸地, 草木成林,沙漠綠了,對鐵路的威脅也解除了。通過沙坡頭人的堅持和不懈努力,終於建成以卵石防火帶、灌溉造林帶、草障植物帶、前沿阻沙帶和封沙育草帶構成的「五帶一體」的防護體系,在鐵路沿線建起了一道綠色屏障,被譽為「世界奇跡」,並榮獲聯合國「全球500佳環境保護獎」,創造了人類治沙史上的偉大創舉。

多年來,防沙治沙始終伴隨著中衛沙坡頭的發展歷程,一代又一代沙坡頭人紮根沙漠、治理沙漠、開發沙漠、建設沙漠。儘管現在鐵路縱橫,包蘭鐵路已不再被人關注,人們和沙漠又恢復了平靜,但在各自的領地,還在譜寫著和諧動人的芳華詩篇。

前赴後繼的沙坡頭人在這裡留下了最寶貴的時光,收穫了無與倫比的美景,他們不僅控制了沙漠,還創造了綠洲和快樂。如今,沙坡頭景區內擁有國內最大的滑沙中心和驚險刺激的黃河飛索,沙漠駱駝、沙海衝浪、羊皮筏子等娛樂項目,絕對能讓你樂不思蜀、盡興而歸。很多人都會關注新的一年,沙坡頭會帶給大家什麼樣的禮物,是否會看到更加自信的目光和快樂的笑容,答案是肯定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張大嘴巴,迎接這突如其來的驚喜。除此之外,我們還會漸漸熟悉和喜歡上沙坡頭的性格,因為他會帶給我們猶如孩子般的童真和童趣。準備好你們的勇氣和膽量, 不要被全新的沙坡頭戳中你的動感神經,時刻準備接受幸福與愛的洗禮。

都說旅遊是衡量幸福生活的標準,那麼到沙坡頭,你一定會真正感知幸福的真諦,它源于沙坡頭人崇尚自然的信仰、以愛為本的實踐和駱駝般堅韌、花棒般綻放的堅持。經過百年的風沙肆虐和血淚青春,沙坡頭有太多值得傳承和驕傲的寶貴精神財富。不論有多少艱難困苦,必然一如既往的風雨兼程。2018年,如果我不在沙坡頭,那就一定在等你的路上。

( 作者現供職于沙坡頭景區)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ctg.cn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中旅》月刊微信公眾號